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两个脑洞速记

白昭现言原皮,两人冬日系着一条围巾坐在公园长椅上,捧着奶茶和咖啡都热气腾腾,昭君睡着李白肩头,他端着咖啡望向她。

我×罗云熙,(你醒醒)

做梦梦见的记一下,现言啊,邻家小哥哥熟络起来的恋爱?

以上都是冬日小甜饼限定

2018-11-13

约稿么!

纯文字稿,50/一千字,学生党未成年友情价半价√

爆出字数不满一千不收费(你醒醒鸭)走:zfb/wx

各种合集可食用/试看,BL不会肉,除此以外百无禁忌√冷门啥的需要给我安利下人设√

2018-11-04

让时间决定(白昭)

纯滴约稿√

现言/背景《你是笨蛋么》

BGM:Lost At Sea、Love Story meets Viva La Vida

/

李白向她求婚也是个意外。

不得不说和这个家伙在一起,人生充满惊喜和意外。

其实王昭君觉得李白这种家伙反射弧又长又爱玩浪漫,求婚结婚,包括和他在一起的漫长以后,都会很有趣。

但意外又发生了。

那年冬天南方小城下了百年不遇的大雪。

他俩都童心未泯的打起了雪仗,累到最后打不动了,昭君坐在那喘气,李白一把抛过来个东西,闪闪亮亮的,昭君接住了一看,愣住了。

是枚戒指,李白看到她的样子笑,问她是不是不够浪漫,昭君摇摇头。

是枚朴素的戒指镶着不算大的钻,...

2018-11-04

记一些画面片段

*

那一扇朱红色的门打开了,像在这方被围堵了的城池里,开了一个口似的,她穿着嫁衣缓缓向我走来,裙摆和盖头上的流苏都在猎猎的风里翻飞着,我定在原地就那样看着,却忍不住已经向她伸出了手。

嫁衣长长的尾终于滑过了那扇门的门槛,我的新娘终于握住了我伸出的手,大概是我站的太久了些,她微微抬头,“傻愣着干什么?”

我几乎都能看见她的笑容了,后知后觉牵住她走向宫殿。随从跟在我们身后,说着震天响的吉祥话,鼓乐声里,我只知道握住她的手,直到那尽头。

*

一扇扇的门洞开,我牵着她小心翼翼的跨过去,其实每道门年幼时我们俩都玩耍着路过,只是今非昔比。

🌸

那是我们结婚以后的事情。

那天下了班我才发现...

2018-11-02

你是笨蛋么(白昭现言)

推荐BGM:  Time Decides

原皮

不甜不要钱

*

说来大家都不信,我和我先生别人瞧来天生一对,但因为他是个傻子的关系,导致毕业了我俩都没能在一起,后来在一起了我问他,怎么又想起我来了,他当时笑得可傻了,说看了本书,说不想把遗憾带到坟墓里,我可感动了,你想想看啊一个大雪天,你心上人风尘仆仆的来拥抱你。

我那时手上捧着刚买的红薯,热气里他气喘吁吁的模样,让我觉得他就是求婚,我都会鬼迷心窍的答应,但是我也记得很清楚他考到了上海,他是怎么看到了那本书,忽然就被触动了,买了最快的高铁票,一路飞奔向我的呢。

他抱完我就喘着气可怜巴巴的说,“昭君,和我在一起吧。”我当时就...

2018-11-01

旦暮(生贺)献给我最爱的女孩

“旦暮”出自《史记·魏公子列传》,意为“短暂的时间”。

🌸

“起床啦起床啦,太阳晒屁股啦!”夏弥破天荒的起床了,甚至神速的洗漱打扮好了,这令楚子航很迷茫。

他慢慢的睁眼正巧夏弥一把拉开窗帘,耀眼的阳光照进来,撒在她被吹起的长发上,温暖的刺目。

他抬手挡了下那光,下一刻夏弥扑上了床,“楚先生今天怎么了?”她凑上前,理了理他的头发,楚子航转头看她,笑起来揉了揉她的头发说,“总感觉自己忘了什么东西。”

夏弥眨了眨眼睛,若有所思的想了会,“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她调侃道,“可你还不老呀。”

“好像也用不着相思。”楚子航无奈的笑起来,抱住了她。夏弥被他的反常搞得有些莫名其...

2018-10-31

约定一直相爱吧

异界少女×黄金蟒龙
打怪升级恋爱/穿书
未完,待修。
×

他握着我的手,没什么表情的问我,“我的任务到这就结束了,你要走了是么。”
“是呀,这一路上还算不上太坏。”我看着他尽量轻松的说,并不想暴露那点难过。
“你过来,我要一个离别之吻。”他看上去不太高兴的样子,拉着我的手。
“我说过了不可以。”我晃了晃他的手,没有妥协,“那什么时候可以?”他皱眉不耐烦的说,用力把我扯进怀里,轻轻叹了口气,摸了摸我的头发,“我要听你的答案。”
“好呀,等重逢的时候告诉你。”我笑起来,忍不住也轻轻的回拥他。

“你笑什么?”“你瞪我做什么?怕我回去三千佳丽等着我?”他眉头皱起不置可否的瞧着我。
“嘿呀这...

2018-10-15

如果

0

“好久不见啊。”风里她落下来,笑得像是她身后海面升起的太阳。她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的火焰龙卷,长发在风里起落着,“你还记得我呀。”
那时楚子航并不明白她所说的,他不认识她,可熟悉感像是融入血脉,像是什么东西本应被遗忘的,却只是深藏在习惯。

1

“不能在赖床了,我们的任务……”楚子航说不下去了,他被自己夫人一把搂住脖子按回枕头上。
“知道了知道了,你究竟为啥要定,什么早半小时的闹钟呀!你这是有预谋的犯罪!”她一手搂着楚子航脖子,一手拉起被子盖过脸。

楚子航觉得有点好笑,在一些方面她甚至像个小孩子,虽然那也是他所爱的部分,不过真的很可爱啊。
他想起昨夜他俩一起看的剧,她指着屏幕嚷嚷英国男人低音好...

2018-10-02
1 / 22

© 弥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