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与子成说(白昭.刀尖糖)(完结)hp

李白×王昭君

①梦里说
我总是做一些梦∶
梦见自己沉睡在冰面下,像是已然千百年,可是冰面以上却是,破败的都城燃烧的业火,却有人义无反顾的冲了进去,呼喊着我的名字……
梦见自己遨游九天,好不轻松自在,就像是乘奔御风羽化而成仙,可是有人抓了我的手往滚滚红尘而去……
梦见自己在从没见过的丛林里,和鹿群捉迷藏,有个没眼色的猎人偏偏,要来射我的鹿,我只记得我慌忙之际,打歪了他的帽子……

庄周先生,你说这是为何?
王昭君坐在草丛里,和骑着鱼的贤者探讨着梦境,虽然对面全程眯着眼睛打瞌睡,可是她知道整个王者峡谷,对于梦他自是,了解不过的人了。
这些零碎片段组成的梦,自从她来了王者峡谷就一直困扰着她了,明明在北夷她从不做梦的,趁不上场打仗,她就找了同样休息的庄周,试图对这些诡异的梦一探究竟。
“昭君姑娘可曾想过他们是真的?”眯着眼睛的人微笑着,垂眼看着自己指尖飞舞的蝴蝶,“我从没想过……这些梦境会是真的……他们是真的么?”“只要你相信,是真是假你觉得他们是什么,他们就是什么。”“可是……我来这里之前,从不会做梦,梦里除了我是我,其他全是……我未曾见过的。”“蝴蝶是我,我就是蝴蝶,我只道是不可说。”

②不可说
“庄周啊你是怎么回答她的!”“不可说。”
听了这个回答居然急得原地团团转的,正是王者峡谷的剑仙李白,他真是恨不得上去摇晃,这个好像永远睡不醒的庄周。
王昭君来王者峡谷不久,便是自己冲上去和她说,那些梦全是真的,她梦里的人就是自己,而且自己……
李白光是想想就觉得自己炸了……
“罢了……”他最后提着那壶酒,干脆冲进峡谷树林郁闷去了。“嘿怀英啊,你说你要是有个喜欢的姑娘,可等你再遇见她,你还喜欢着她,可她却不记得了,要怎么办?”
“那……当然是追了。”狄仁杰不经觉得奇怪,“可是李白啊……那姑娘知道你……你喜欢上谁了?”他大声叫起来,被树上冲下来的李白一把捂住嘴,“你要是敢说出去,李某战场上自然是……”李白无赖的笑起来挑眉,“不会手下留情。”
你大爷的见色忘友!狄仁杰愤愤不平的离开,不禁琢磨着李白到底喜欢谁,想来想去只可能是,最近来峡谷的王昭君姑娘了,这家伙眼光倒是好,可是从没听说那姑娘对情情爱爱有什么经历,她自己就是个冰霜雪砌的女神啊……呵,倒是可以叫李白那小子倒个跟头。

③不敢说
王昭君觉得李白很奇怪。
她来了一段时日,虽然还被梦境干扰着,但是生活和战斗还在继续,她已经把峡谷里的英雄见了个遍,算是都认识了,可是当别人把李白介绍给她的时候,正逢春寒料峭。
那人的剑花在轻慢小雪里,大概是因为察觉他们,微微停顿了下,拿了个三杀以后,才扭头看了自己一眼,而王昭君愣在原地,听见旁边夏侯淳拿不可思议的语气奇怪道,“他刚刚明明可以五杀的啊……”
王昭君也觉得奇怪,可是她是因为李白扭头看自己的,那一瞬的眼神,和自己梦里的很像。
第一个突破脑海的,居然是熟悉感,还是一个陌生人的眼神,和自己梦里某个人的眼神相似……这实在是太过于奇怪。
他为什么拿那样,藏了太多话语的眼神看自己?
就好像是……自己已经亏欠了他一样。

不同于李白早早知道她来了一样,今天她终于和他重逢了……虽然是血淋淋的战场就是了,害得自己竟是手一抖,被平白看了笑话,这一次他回到泉水,伸出手,比出三根手指,不禁苦笑着想∶明明想好好表现,来个五杀之类的。他算好了时间,这一场从头开始顺风顺水的,就差在她面前……啧,失算啊失算,他敲敲自己的青莲剑叹气,想着自己手一抖放跑的两个残血,自己还忍不住回头去看她一眼再走。
名闻天下的剑仙李白,平生第一回觉得自己没用。

④不堪说
李白常常梦见∶
自己实现了向她许诺的荣归故里,见到的那些,却是国破家亡,被铁骑践踏被业火焚烧,还有被……时间洪流冲毁的誓言啊,他已经让她等了太久,梦里美好如初的故里,已然不复,他冲进那片闭眼都能找到路的残破宫殿,在物是人非里,哭喊着她的名字。
自己在云端醒来看见,她化成凰鸟在星光璀璨里,离他远去,就像是要变成嫦娥飞往月亮再不回来。就忍不住为她而去,想把所有的相思情长,都一一告诉她,只愿携手归故里。
自己在浓密树林,偷看她欢笑着和鹿群玩耍,而没能发现自己,便装作要射死她的鹿,可是不等他搭上箭,她已经发现了动静,一把打歪了他的帽子……
李白只觉得亏欠于她的实在太多,恨不得从头再来。
亦或是……干脆放下,来个痛快。
喝多了便当一切,是个醉梦。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醉眼朦胧里,日思夜想的人笨拙的爬上树,坐在自己身侧看着自己,甚至还微微皱眉,真是可爱的紧,“你的梦……”酒壮人胆,李白干脆把人抱怀里,酒气涌上头,“都是真的,还有……”他醉醺醺的凑在人耳边,“我爱你。”王昭君在他怀里动也不敢动,她已经观察这个人好几天了,就为了她那些莫名其妙的直觉。醉酒的李白莫名的强硬……说了那样的话,干脆醉倒在她肩上,还赖着自己不撒手,“那些……是你我的故事?”

⑤与子成说
“你之前说的……可都是真的。”王昭君这几日不曾好眠,做梦做的时日多了,碎片都拼凑成完整的故事和情节,甚至连梦里那个人,模糊不清的容颜,也能知道是谁了。
“你……指哪些?”李白揉着头疼的脑袋,补充道,“如果是你的梦,那些对我而言,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如果你是指,我爱你的话……你若是接受不了,便当是李某的醉话就是了……莫要计较。”
李白说完这些就要走,他只觉得脚下似有千斤重,叫他离开自己身后这个人,一步也不舍得。
他离开过的,也曾许诺会回到她身边的,娶妻如你荣归故里……最后换的一个怎样的结局,对他而言,虽是前尘旧事却每每想起,心如刀割。“我相信的……”他走不动了,他被追上几步的姑娘牢牢抱住了,他僵在原地,不知所措。
“我相信的啊……你说的话我从来,都是相信的……到最后也是……”昭君忍不住开始落泪,“我一直都相信你的啊……”她死死抱住这个人的背影,生怕他一转身就再也不见。“对不起,我回来的太晚了。”李白转身把她搂入怀里,悲喜交加的感受着她的泪水,浸湿自己的衣襟,“还有……我爱你……都是真的。”他低头吻她面颊上滚落的泪珠,低喃着对不起,只觉得说一千遍一万遍,都不够,“感谢上苍还给我这个机会……”他看着怀里的姑娘,握住她死死抓着自己衣襟的手,“还能再见到你,还能和你说这些话,”李白欣慰的笑起来,沉积多年的愁苦终于,化为一句,“还来得及,还不算太晚,还有……我一直没能告诉你……我爱你。”他吻上她微微颤抖的唇,指尖抹着她的泪,另一只手紧紧搂住,属于自己的姑娘,恨不得余生都停留在这一刻。

昭君感受着他的舌尖擦过自己的唇,忍不住含着泪光,眨了眼,待他停留片刻走后,才敢开口,“不晚的,我也……”可在他灼灼盯着自己的目光里,她实在说不出,我也爱你这样的话,她苦恼了连一分钟也没有,因为她干脆伸手捧住对面那人,英俊的面孔,也往他唇上印上痕迹,才心满意足的笑起来,“喜欢你的。”
李白有些意外的看着她破涕为笑,回味了下她意外的吻,欣喜的凑过去,吻着她可爱的笑颜,只觉得和她耳鬓厮磨后面的大半辈子,都还完全不够。

(end)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