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双兰】为猎兽者宠溺的眼神打call
吃了很多双兰粮,庆祝官方情皮,为这波粮来一辆滴滴打车,交党费(๑>؂<๑)

×猎物
“女人……你是认真的么?”兰陵王盯着把他扑倒在床上的女将军,第一次有些不知所措。“不然呢?高长恭……你就乖乖从了我吧!”喝的醉醺醺的花木兰,胡乱的嚷嚷着,在他温热的胸膛上蹭了蹭,像是不满他的疑问,开始乱扯他的衣领。
高长恭身上本来就没穿的多严实,被一扯露出的雪色,叫身为女子的花木兰还自愧不如,“什么嘛,皮肤比我好这么多……”虽然早猜到了,花木兰还是醉眼惺忪的埋怨着,扯的力道越发大了,她像是满意了一样,往裸露的雪色上蹭的舒服了,附上一个软到心坎的吻。
她被高长恭一把搂住,反转了下位置,花木兰还没醒悟过来,她迷糊的看着,撑在自己身上的人,他的眼神比以往的还要深邃,像是藏着黑夜里所有的寒星。
“呵。”高长恭盯着,那个不知死活拿迷蒙眼神,望着自己的人,摘下自己的鬼面,“既然开始就是错的,那一错再错,也不失为一种有趣的选择。”
花木兰试图组织语言回答他,却被他摘下面具说完那句话以后,展开的笑颜给蛊惑的愣在原地,微张着嘴忘记言语。
高长恭自己也没再给她开口的机会,干脆的乘虚而入,听见她的“唔”一声,才睁眼瞧她,果不其然在瞪自己呢……需要给不专心的人一点惩罚,他抬手遮住她那双俏生生的眼睛,另一只搂紧了她,唇齿之间加紧了进攻,被她撞上以后,胡搅蛮缠在一起,只觉得可爱的无可救药。
大概就是眼前一片黑暗以后,花木兰努力抵抗着高长恭,可是胡搅蛮缠一起后,她就渐渐忘记了初衷,被对面带着笨拙的起舞旋转起来,她觉得有些头重脚轻,就抱住了高长恭不由紧张起来。
高长恭悠悠放开了他的猎物,眼里流转的漩涡却是暗潮汹涌,他垂头看花木兰搂着自己,靠在自己肩上喘气,真是打仗都没见她喘这么厉害,虽然这种时候想这些,太过不合时宜,可一种征服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他坏心眼的从她下方衣襟探进去,在她没有跳起来之前,把她按住了吻上耳垂,在她羞愤的抵抗下,放慢进攻的步伐,“将军不是要小人从了你么?”他静静抚弄着她的腰,笑得简直是花枝乱颤,“怎么……将军你怕了……?”花木兰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又是懊恼又是不敢动,“谁说我怕了的!”她瞪大了眼恨不得去挠他,这个人专挑她软肋下手!啊啊啊不要在她耳边,凑那么近啊啊啊!“是么……只可惜,将军后悔也来不及了。”“什……么?唔!”
——
“木兰……放松一点……”他温声沿着她的脖颈,吻上她的唇,汗水滴上她的面颊,花木兰鬼使神差的迎上这个吻,“恩……痛!高……长恭……你混蛋……”被称作混蛋的高长恭,自己其实也难过的很,“恩……我爱你……”他俯身亲吻她身上刀剑留下的伤疤,动情的恨不得把她吞吃入腹,不过看着她痛的卷缩在怀里,终是没忍心,他哄了好一会,木兰才适应了,抬着一双水气弥雾的眼,凑在自己面前亲亲这里,亲亲那里。
高长恭脑里的弦彻底断了,断之前还很理智的想,反正她都叫自己混蛋了,不妨做的尽职尽责一些。
花木兰痛苦万分的被生物钟折腾醒了,她第一个意识是,床上有第二个人,第二个念头是,为什么高长恭在自己床上……
她的睡意一瞬间清醒了,不仅仅是因为,高长恭搂着自己露出的,那张称得上倾国倾城的脸。
这家伙还光着,花木兰拿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暗暗看了看被子下的自己……然后在高长恭宠溺的眼神里,气到结巴了,“你!高长恭你!混蛋……!”
高长恭笑得就差眉飞色舞了,他捉住那只指着他鼻梁骂他的手,往自己怀里一拉,贴着那位被他吓破了色胆的女将军,吻了吻她的额头,笑得叫一个妖孽,“是,我——混蛋。”
对着这张祸国殃民的脸,天知道花木兰是忍耐了多少,才没有把他给打毁容。

end.

评论(28)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