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床前明月光

李白×昭君
(车)
梗源于 @稀释氧气 太太的三张白昭画_(:з」∠)_
⑴精灵昭×范海辛
⑵歌昭×狐白
⑷凤凰
⑸+原皮:青莲剑仙×冰雪之华(不在画里面)


“公主。”“你回来了。”李白望着展开一丝笑容的人,把为她带回的,由群鸟编织的羽冠给她,“好看嘛?”昭君低头任他,小心翼翼的给她带上,看着他带完含着笑,单膝下跪答,“公主殿下自然是李某眼里最好看的。”李白面不改色的,执了她的手,低头亲吻,昭君无奈,“花言巧语。”李白笑笑干脆拂上她的赤足,“说了多少次,要穿鞋。”“有什么关系……”她呆呆的看着李白捧起她的一只脚,吻上脚尖。“你……”李白很满意的看着,她渐渐涨红脸,“喂!”然后她终于绷不住,公主模式化的冷漠脸,弯腰想把,单膝跪地的自己拉起来,她没有成功。李白牵着那只手,轻轻松松把她拉向自己,用力猛了,昭君把他撞的,坐在草地上,李白朗声大笑,看着被自己拉的撞在,自己怀里的姑娘,帽檐下冰蓝色的眼里,温柔的像是满月下淌的流水,昭君不满的抱住他,“啊你这个坏人,我就偶尔想像一个公主嘛。”李白揉着她葱郁的长发,“是么我的小公主,我的表现还满意么?”这听来就是调戏的闷笑,令昭君非常不满,“肉麻死了,明明你平时……”她从他怀里钻出来瞪他,被他帽檐下,漂亮的眼睛晃了晃神,“还有更肉麻的呢。”“恩?”王昭君没能等到回答,她被坏心眼的猎人堵住了嘴,她惊讶的将他看着。

李白狭长的眉睫,微微颤着,看着昭君一副,傻瞧自己的表情,心下叹了口气,就蒙上她的眼睛,抬手扣住她的下巴,就想突出重围,攻入城池。
昭君还在蒙圈,这家伙的眼睛,这么好看的嘛!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迎来黑暗之前被,长长睫毛微微一颤的那个眼神,给蛊惑了,“唔……”昭君无错的,就想抱住他,他知道的……自己向来怕黑“青……莲……”她被吻着含糊不清的呼喊,然后听见他的,“我在。”忽然就安心了,可是突然闯入的东西,让她一下紧绷了神经。李白放慢了进攻的脚步,他只觉得自己胸口的衣服,快被自己心爱的小姑娘抓烂了,他搂紧了昭君,自己慢慢躺倒下去,放开了昭君片刻,昭君喘了几口看着,躺倒在面前的人,“青莲?”她红扑扑的脸一脸迷蒙的,凑在自家面前呢喃,“是,我在。”李白扣住她的后脑勺,凑上去一亲芳泽,另一只手去把,紧紧抓着自己衣襟的手,扣在掌心。
昭君眩晕的握紧了,李白骨节分明的手,另只手乖乖去抱李白,任坏心眼的猎人把自己带着团团转。
李白放开了,喘不过气的昭君,伸手把自己的帽子一丢,就含住她的耳垂,在她的闷哼里,细细舔弄,不得不说让昭君躺在自己身上,这家伙总算乖了,可是……猎人对心爱的猎物,总是想着征服的。
昭君迷迷糊糊,看着他眼里,冷月河流里含着的星,一闪而过,她被被猛地,带着换了个位置,没等惊呼出声,就被凑过来的人封口了,李白继续沿着,她漂亮的脖颈往下落吻,昭君还想最后挣扎一下,“你……以下犯上…”李白听着几乎是撒娇一样的话,伸手抚上她娇艳欲滴的唇,笑得一脸色气满满,“是,我以下犯上。”他干脆把昭君掌心也亲吻,“李某此生只犯公主一人,不知公主是否满意。”昭君说不出话来,这家伙已经褪下自己的衣襟,她现在恨不得,自己是个哑巴。
——
“嗯……青……莲……”昭君忍不住把,自己指甲镶入他的后背,她凑在他耳鬓,“疼——”“嗯,乖……”李白侧首亲亲通红的小脸,抚上他们因汗水夹杂在一起的发丝,昭君干脆也咬上他的耳垂,这一下疼得李白,闷哼了下,“昭……儿”李白呼唤着她的声音,带着隐忍和疼痛,昭君忍不住,吻吻他的耳垂,“你……笨……死了……”她像是要害羞的炸了,不满的啃上他的肩膀……“嗯。”
一夜云雨,李白尽力想要放慢脚步,可是当昭君懵懂的吻上他的喉结,李白哼了一声,埋在她耳边,说,“再来一次……”

(2)
▲《濯清涟而不妖》背景

没来得及换演出服的昭君,早早回了家,因为李白打给自己一个奇怪的电话,自己问他在哪又只说在家。
“青莲……”昭君奔进自己卧室,一眼看见那只狐狸,埋头在自己被子里,正想把他拖出来问个清楚。
李白从昭君踏进家门,那刻就知道了,他干脆的拿出很久没用的速度,闪到伸手要拖自己的昭君身后,环住她就埋进她的长发里。
“喂……你,”昭君忍不住脸红,这家伙死死圈着自己,啊啊啊热死了!“怎么啦?”她忍不住软下声,感受着李白在自己的长发里,蹭来蹭去酥酥麻麻的。
怎么大白天的就撩拨人……“我喝了一杯酒,不太对头……”
“你去酒吧了!”昭君立马炸毛了,“恩……在酒吧喝了一口……”“呵!喝了酒就想见我了!以前怎么不见你……”昭君偏头去怼他,看着他微红着脸,正好凑过来就向自己索吻,昭君挣扎了一下,被李白拨过来,按倒在床上,“你这个……坏狐狸……!”李白不满她的反抗,“还闹,你怎么又……”他才发现她又穿着那身,过度暴露的演出服,“还不是因为你……!”昭君气死了要,伸手就去抓他的狐耳,被李白逮着了,放在唇边亲亲指尖。

狐狸笑得眉眼弯弯,“算了,好办事……”然后这个厚颜无耻的人,轻车熟路拉开昭君侧腰的拉链,伸手去揽媳妇的细腰,“混……账”昭君呢喃出声,“不许看……”她睁着水色汪汪的眼,“那……你不也盯着我看嘛……”李白把对面在自己身上乱点火的手,按怀里笑得暧昧。
真的是轻车熟路,昭君很快被带着起伏……脑里钻出来,“这货根本就是喝了迷药了……害惨我了……”诸如此类的吐槽。……李白轻声一笑,深紫的眼睛睁开,全是汹涌的情潮,“不专心?”他微微侧身,听见昭君的闷哼,满意的轻蹭,“不……青莲……”她忍不住求饶……“我们……慢慢的……不怕……”他蛊惑着下一波浪潮。

待续

评论 ( 9 )
热度 ( 34 )
  1. 橘枳弥鹿 转载了此文字

© 弥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