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床前明月光(李白×昭君)完结

李白×昭君
(车)精修版
梗源于 @稀释氧气 太太的三张白昭画_(:з」∠)_
⑴精灵昭×范海辛
⑵歌昭×狐白
⑷凤凰
⑸+原皮:青莲剑仙×冰雪之华(不在画里面)

⑴春风一顾
“公主。”
“你回来了。”昭君绽开一丝笑。
李白把为她带回的,由群鸟编织的羽冠给她。
“好看嘛?”昭君低头任他,小心翼翼的给她带上,看他带完含着笑,单膝下跪答,“公主殿下自然是李某眼里最好看的。”李白面不改色的,执了她的手,低头亲吻,昭君不好意思了,“花言巧语。”
李白笑笑干脆拂上她的赤足,“说了多少次,要穿鞋。”
“有什么关系……”她呆呆的看着,李白捧起她的一只脚,吻上脚尖。“你……”李白很满意的看着,她渐渐涨红脸,“喂!”然后她终于绷不住,公主模式化的冷漠脸,弯腰想把,单膝跪地的李白拉起来,她没有成功。
李白牵着那只手,轻轻松松把她拉向自己,用力猛了,牵着的姑娘,就把自己撞的,坐在草地上。
李白帽檐下冰蓝色的眼里,目光温柔的像是,满月下流淌的波光,昭君不满的说,“啊你这个坏人,我就偶尔想……像一个公主嘛。”
李白揉着她葱郁的长发,“是么?我的小公主,我的表现还满意么?”这听来就是调戏的闷笑,令昭君非常不满,“肉麻死了,明明你平时……”她从他怀里钻出来瞪他,被他帽檐下,漂亮的眼睛晃了晃神,“还有更肉麻的呢。”“恩?”王昭君没能等到回答,她被坏心眼的猎人堵住了嘴,她惊讶的将他看着。
恰是草长莺飞,春风十里。
李白狭长的眉睫,微微颤着,见昭君一副,傻瞧自己的表情,心下叹了口气,就蒙上她的眼睛,抬手扣住她的下巴,便想着突出重围,攻入城池了。
昭君发愣的想,这家伙的眼睛,这么好看呀……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迎来黑暗之前被,月华下微颤的波光给蛊惑了。
“唔……”昭君无错的抱住他,不安的呼唤他姓名。“青……莲……”她被吻着含糊不清的呼喊,然后听见他的,“我在。”渐渐安心了,可是突然闯入的东西,让她一下荒神。
李白放慢了进攻的脚步,他只觉得自己胸口的衣服,快被心爱的小姑娘抓烂了,他搂紧了昭君,自己慢慢躺倒下去,放开了昭君片刻。
昭君喘了几口看着,躺倒在面前的人,“青莲?”她红扑扑的脸一脸迷蒙的,凑在他面前呢喃,“是,我在。”李白扣住她的后脑勺,凑上去一亲芳泽,另一只手去把,紧紧抓着自己衣襟的手,扣在掌心。
昭君眩晕的握紧了,李白骨节分明的手,另只手乖乖去抱李白,任坏心眼的猎人把自己带着团团转。
李白放开了,喘不过气的昭君,伸手把自己的帽子一丢,含住她的耳垂,在她的闷哼里,细细舔弄。
昭君躺在自己身上,总算乖了,可是……猎人对心爱的猎物,总是想着征服的。
昭君迷迷糊糊,看着他眼里,冷月河流里含着的星,一闪而过,她便被猛地,带着换了个位置,没等惊呼出声,就被凑过来的人封口了,李白继续沿着,她漂亮的脖颈往下落吻,昭君还想最后挣扎一下,“你……以下犯上…”
李白听着,这几乎是撒娇一样的话,伸手抚上她娇艳欲滴的唇,笑得一脸色气满满,“是,我以下犯上。”他俯首把昭君掌心亲吻,“李某此生只犯公主一人,不知公主是否满意。”昭君说不出话来,这家伙已经褪下自己的衣襟,她现在恨不得,自己是个哑巴。

“嗯……青……莲……”昭君忍不住把,自己指甲镶入他的后背,她凑在他耳鬓,“疼——”
“嗯,乖……”李白侧首亲亲通红的小脸,抚上他们因汗水夹杂在一起的发丝,昭君干脆也咬上他的耳垂,这一下疼得李白,闷哼了声,“昭……儿”李白呼唤着她的声音,带着隐忍和疼痛,昭君忍不住,吻吻他的耳垂,“你……笨……死了……”她像是要害羞的炸了,不满的啃上他的肩膀……“嗯。”
一夜云雨,李白尽力想要放慢脚步,可是当昭君懵懂的吻上他的喉结,李白低喘着,埋在她耳边,说,“再来一次……”

(2)夏日蝉鸣
▲《濯清涟而不妖》背景

没来得及换演出服的昭君,早早回了家,因为李白打给自己一个奇怪的电话,自己问他在哪又只说在家。
“青莲……”昭君奔进自己卧室,一眼看见那只狐狸,埋头在自己被子里,正想把他拖出来问个清楚。
李白从昭君踏进家门,那刻就知道了,他干脆的拿出很久没用的速度,闪到伸手要拖自己的昭君身后,环住她就埋进她的长发里。
“喂……你,”昭君忍不住脸红,这家伙死死圈着自己,啊啊啊深呼吸!“怎么啦?”她忍不住软下声,感受着李白在自己的长发里,蹭来蹭去酥酥麻麻的。
不得不说夏天这样,真的是热的不要不要……
怎么大白天的就撩拨人……
“我喝了一杯酒,不太对头……”
“你去酒吧了!”昭君立马炸毛了,“恩……在酒吧喝了一杯……”
“呵!喝了酒就想见我了!以前怎么不见你……”昭君偏头去怼他,看着他微红着脸,正好凑过来就向自己索吻,昭君挣扎了一下,被李白拨过来,按倒在床上,“你这个……坏狐狸……!”李白不满她的反抗,“还闹,你怎么又……”他才发现她又穿着那身,过度暴露的演出服,“还不是因为你……!”昭君气死了要,伸手就去抓他的狐耳,被李白逮着了,放在唇边亲亲指尖。
狐狸笑得眉眼弯弯,“算了,好办事……”然后这个厚颜无耻的人,轻车熟路拉开,昭君侧腰的拉链,伸手去揽媳妇的细腰,“混……账”昭君呢喃出声,“不许看……”她睁着水色汪汪的眼,“那……你不也盯着我看嘛……”李白把对面在自己身上乱点火的手,按怀里笑得暧昧。
真的是轻车熟路,昭君很快被带着起伏……脑里钻出来,“这货根本就是喝了迷药了……害惨我了……”诸如此类的吐槽。……李白轻声一笑,深紫的眼睛睁开,全是汹涌的情潮,“不专心?”他微微侧身,听见昭君的闷哼,满意的轻蹭,“不……青莲……”她忍不住求饶……“我们……慢慢的……不怕……”他蛊惑着下一波浪潮。

(3)秋池听雨
昭君站在窗边,望着外边一池开败了的残荷。
手里把弄着,那人自己雕成的木梳,可惜并不是很好用。但是这么小的东西上,都要刻支梅花,雕的人怕也是妙笔生花的主。
“来——”李白放下画着,她曼妙背影的笔,握上她的柔荑。
已经是黄昏了,外面淅淅沥沥传来雨声,“巴山夜雨涨秋池……”他含着笑意,带着薄茧的手,握过梳子,将她丝丝缕缕的长发,一一梳过,两人都是三千华发。
“何当共剪西窗烛?……”明黄色的烛火照着她的娇颜。
昭君转头冲他笑得,比火光还要明艳,“却话巴山夜雨时……”
李白克制不住那一把火,在心里静悄悄燃起。从她身后拥住她,就凑过去吻她修长雪白的脖颈……
他是记得的,前日的新婚后,这片雪白上烙着朵朵自己种下的红梅,那模样……是何种惊艳到叫人哑然的美丽。
昭君只觉得,拥着自己后背的胸膛,烫的像是要把自己融化,李白已经沿着脖子吻下去了,她不安的扑闪着眉睫,只看到对方和自己一样,霜白的长发随着他的动作,慢慢交织在一起,她恍然听见秋雨,打在荷叶上的,滴答声……
“哈……”李白冷静下来,啄啄她被自己撩开一小片春色的胸口,“可以么……”他抬眼去瞧她,显得有点可怜巴巴。昭君忍不住勾起个,有些难耐的笑容,揉上他的长发……
红烛滴泪,外面的雨好像越来越大。“唔……”昭君忍不住咬上他,抚着自己唇瓣的指尖,……“青……莲……”她腿软的不行,几乎就要在他灼热的攻势里,坠落下去。要不是他另外一只手还牢牢,圈着昭君的腰,怕昭君就要落下去了。
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太阳渐渐消逝,烛光越烧越亮,秋雨萧瑟却是越来越大。
昭君微微清醒过来,她已经被李白,抱到被窝里,她迷蒙的看见,他那件白衣下,原本半遮半掩的腹肌,脸又烧起来,她扭头正对上他的目光。
李白凑过去亲亲怀里的人,耳朵里隐约听见,夜雨渐大,他喘息着把自己再送进她身体,吻着她羞红的耳垂,拂上雪峰上一点红梅,两人的喘息声,渐渐盖过渐大的秋雨。
等清晨打雷,把昭君给吵醒,她看着两人的华发,交缠在枕上,她疲倦的往他怀里蹭,垂着眼被李白一把圈住,“不怕……我在呢。”他说着亲吻她的发顶。

(4)冬待雪化
        好像还能听见,外面集市熙熙攘攘的说话声。
        “现在……不行……”李白拖长的语调,抓住了试图,想从他身上爬起来的昭君。
         这着实是个尴尬的姿势,昭君被死死按着,跨坐在李白身上,冰雪之华也难免脸红心跳,不过更多是害羞。天晓得她就是被拖着去,逛了圈夜市,玩的开心了,被忽悠着喝了些酒,回了书房一个没站住,就成了这副样子。
“昭君……”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壮人胆,他凑上去吻她,散发着酒香的唇……是梨月白。
第一次让昭君喝,是头次说起大唐有种梨花,开起来一树白,飘零似雪……“喜欢……否?”他盯着她潮红的面颊,生怕她不高兴,可她只是垂着头,有些走神的笑起来,答“喜欢”。
这着实要了命了。
情到深处水到渠成……
冷月照在,她裸露的冰肌玉骨上,眉目清冽却盛满月光。
李白只觉得,自己快溺水而死,欲仙欲死莫过于此。
“……皓月……”他望着她脉脉含情的眼,在说不出别的话,看着她的面颊,看她俯身吻过来,才捧着他视为掌上明月的人,尽情携着她,乘奔御风……羽化而登仙。

(end)
        

评论(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