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把悲欢谱作曲为你弹起(未完)

本故事背景灵感来自《琴师》——音频怪物
凤白×凰昭

(1)宫
    琴师他取出那把桐木琴来,指尖拂动第一根弦,只带起细细浮动的尘埃。
    月华冷冽,在他三千华发上无声流淌,长夜只北斗星还泛着光……却不敌皓月当空,皎洁如镜。
    李白总算是回到魂牵梦绕的故地。
    弦已经归于沉寂,但他却是百般思绪堵在心口,竟是不知该弹些什么。
      呵……倒不如说,回到梦寐以求的地方后,被个跟明镜似的皓月一照,觉得自己动弹不得,像是一动自己和这把老琴,一起会给晚风吹成飞灰归于尘埃。
    “皓月……”他嘶哑的开口,像是要琢磨什么千古绝唱,又像是呢喃某个人的姓名,最终归于沉寂。
     又像浮动的尘埃,像岁月无声白发生,像……皓月照今人。
     最后归于一句,像是戏本儿结尾里,胡乱添的那笔:这年月依然悄悄过去。

(2)商
     “父王……那琴师的头发,与我是一个色的……”“小月儿若是喜欢,你就拿去,一个亡国之奴不足为惜。”“他的国家……没了么?”“呵……”
      “你……没有家了嘛?”“呵,笑话……”他嘲讽的笑起来,“是你父王部下的铁骑,害得我国破家亡,如今你却来装作一无所知……来同情我这亡国奴……”说着咳嗽起来,膝上木琴微微颤抖,“哈哈哈哈哈,这真是世上最好笑的笑话。”
        “是父王……”尚且年幼的王昭君,看着一身褴褛白衫,席地而坐的的人,不敢在说下去,她生平第一次遇见,有人用怨恨的眼神看向她,拿那样愤恨的……讽刺的……怨毒的态度对待自己。
      她呆立在原地,只觉得明明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却连站在他面前都是错误,好奇是错,同情是错……只好干巴巴的说,“我知道你……你很有名……”大概是害怕的结巴了,“你是李白……”
      被称赞的人,不以为然的“呵”了一声,“草民竟不知敌国公主竟也识得我,”他摆出一个怪异的笑容,“草民?谢主赏识……”昭君终是招架不住,这样一个人的,她只好僵硬的笑笑,“我的母妃是你国人……她曾和我说过,那儿很美……”她琢磨了一会,还能说些什么,却最后还是胆怯的缩回去,“我叫皓月……你……不必拘礼。”
       李白看着小公主悻悻离开的背影,颇有些意外这受宠公主的娘亲,竟是三十年前,被自己国家送来和亲的那位公主。
       想不到是这么小的孩子,阴差阳错的救了自己……
       李白松了口气,却难免因这,迁怒他人的自己而有些窝火。这姑娘明明是个,一无所知的金笼子里的雏鸟而已,倒也不知她到底,为的什么救得自己。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弥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