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忘言

“你……当真甘心嘛?”
她垂下了眼睛,没有作答。
“你的不甘心,都要从眼睛里溢出来了。”他苦笑了声,抚上她忧愁的面容,“和我走罢……月下对酌,花前醉卧,锦绣长安,烟雨江南……你我将那,风花雪月都看尽,何不快哉。”
“我知道的,可只怕此生,是要……辜负郎君了,”她强撑出个,略显支离破碎的笑容,“战火若起,民不聊生,家不成家国难当头……你个傻子不是一心报国嘛,我也想为你我的国家,做些什么啊……也许顺从宿命,也是一个再好不过的选择。”
李白沉默了,他向来是个不服命的人,纵情山水,逍遥自在,女帝也因这不肯让他,当什么大将军,就怕他醉死在了塞外,白白将大军藏送了。
匆匆百年,不能事事尽如人意,都是拿一个换了另一个。
昭君没有出塞,李白在女帝那立了生死状,便领着兵踏上了征程,已经在挑嫁衣的昭君,听了这个消息奔到城门上,只眺望到他的一个背影,仍是……那般鲜衣怒马,一朝踏尽长安花,“李白!”她放声呐喊起来,瞧见他侧首,往自己的方向看来,刹那叫人想起那年,长街初遇,长安的花开的正盛,长久的相伴只叫人误以为,会一直长久到白首……其实回首才发现,来不及了太晚了都错了。
后来时光匆匆,便如别离时,泣不成声中纷纷扬扬,落下的雪花一般,无声将鬓发都染白……
青丝成雪的昭君站上,那见他最后一次的墙头,穿着那时看上嫁衣,抱着一块牌位就,自高高城门楼上坠落,含着泪坠入了黑暗。
连年战乱,李白最后的消息是,死守了与西域接壤的一个重镇,城破便危及国都,他选择和那里的人民一同,殉了国。
你知道嘛?李白……你问我甘心不甘心时,我就开始犹豫,可我说服自己,这便是我的命,我不听便会连累千万的人,你同我说什么,风花雪月你我把酒从容……我说我信了命,可当我挑嫁衣时,心心念念的却又都是,若是穿给你看,你会不会高兴……这样的幻象叫我,也嗤笑自己的傻,明明已做了选择,却还是这般优柔寡断。
可你却因个这样的我,做出这样的选择,可真是个傻子。
城门上,铜盆里燃烧着李白给她写的许多封信,多是写了粗茶淡饭,聊胜于无这样的琐事,她也写了无数回信,却没有一封寄出去,大概是内疚吧害怕吧,从头到尾的这场辜负啊,最后一把火通通烧给来世。
你给我的,我没能告诉你的,连着白纸黑字似水流年,牌位上的“吾夫君李白”和灼灼嫁衣,随我一同来,不知能不能赶上,奈何桥前的你,赶上的话,你能不能原谅我一下呢。

话本子上写,李白王昭君初遇,英雄救美是因着李白忘带酒钱,被老板逮着追债,王昭君看他好皮相,调侃付账说,你可别是个傻子,李白嬉笑道不敢不敢,姑娘大恩大德我愿以身相许,昭君颇有些意外,继而笑话他,你大抵是个傻子。
不想李白此人一生,做的最傻的事情是为了自己,竟是一语成谶。
最后一封信上,他寥寥几笔,写的是:
生若求不得,死如爱别离。

也曾想月下长相忆,万里迢迢心相系,哪料一等便是青丝成雪钗委地。
那些没能来得及说出的深情,随着红颜白发国破家亡,都成了薄薄一册子。

end.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