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求其凰(①)

*零碎脑洞片段组成
凤白凰昭

一:🌸今夕梨花已满头
   当李白被凰族拜托照顾,他们的小公举,也就是他自己的未婚妻时,他的内心是微妙的。
   不是说什么,一树梨花压海棠么。年纪比自己未婚妻,大了不止百岁的李白,瞧着刚刚高过,自己膝盖的王昭君,心情难免有些郁结。
     虽然李白知道,这妮子前些日子因着,羽翼丰满天上无聊,离家出走了些日子,闹了个鸡犬不宁,好歹回来了,便被送了过来。他们概是怕,自己丢了未婚妻,上门去讨债么……
      凰族长老和他告别后,他便忍不住的皱眉,为了不让王昭君瞧见,只好抬手揉眉,他也没放慢步子,任那妮子慢悠悠的跟。
      昭君有点急,这叫什么李白的凤族族长,话也未和自己说上半句,一副头疼模样就走,算是个什么意思?“嘿!……呼呼呼……你慢点”昭君追上来,牵住他衣角,李白便叹了口气,伸出了手,还微微撇了下眉,真是万分孩子气的动作了……这么想着,握上李白手的人,因着对面老大不小的年纪,笑得前仰后合起来。
     后来李白问起这事,得知答案以后,就恨不得粘上妻子,亲亲她笑得弯弯的眉眼。

二:🌸忽觉红尘尽湮灭
       很多年后,昭君问李白,你我的头发为何天生如雪。李白垂眸笑答,那是上天早已许了,你我白头偕老,可惜我先来这世上,便等白了头,而你为我愁白了发,降生于世间。
       忍俊不禁的昭君,凑过去吻吻李白的额头,“尽是说些傻话。”李白不置可否的,去捉她的手,贴在唇边留恋不舍,“太过漫长的等待,叫我都要忘了,上天早已给我拟订了姻缘……”昭君娇慎挤兑他,“你一开始不是,可不满意了嘛?”李白高深莫测的笑起来,“那还不是因为三年起步,最高死刑给吓得嘛!”
      “哇,好你个李白!原来萝莉时期的我,你就瞧上了!为老不尊!”李白啼笑皆非的,握住她企图抽离的手指,按在自己胸膛上,“夫人莫要开玩笑,李某为着夫人,守了千千万万年的清白身子了,”他挑眉笑得春风得意,“还请夫人负责。”
       王昭君是被堵的没话讲了,不是心里堵。
       她被那个志满意得的笑容,给微微晃去了神,便被李白堵上了唇,她有些气恼的,在他掌心挣扎了两下,被牢牢握住了手,她瞧见他,平时波澜不惊的眼里,现在藏着的暗色星芒,忽然间就放弃了,小小的挣扎……乖乖搂上对方漂亮的脖颈,忍不住回吻过去。
       事情可想而知,就是等醒了无颜出被窝的……情景。
       美色误人,古人诚不欺我。
      
(待续)

评论
热度 ( 21 )

© 弥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