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佚名之花(BG方思明×云梦)云梦叫阿弥
之前两篇合集,+新年贺文√

0
千帆过尽,大家提起方思明这个名字,不再谈其色变。出现的形容词除了“阴晴不定”以外,还有赞叹。
蒙着面纱的云梦和一男子,面面相觑的在茶馆角落坐着,听着“方思明传”这样的话本子……
我没忍住放下茶杯,向乔装易容的方思明眨眨眼,“嘿,你听着像是有几分真的?”
“呵,愚昧不堪。”他压低了声音回答。
我笑起来,这点他倒是从没变过。

    阿弥对没能参与方思明那些往事,耿耿于怀并也忍不住向他抱怨。
    “并不是些什么好事。”
     “没有关系,你没参与是好事。”
      “有了你,我才有了未来。”
      在阿弥再三的不满里,方思明抱住了醉酒的她,忍不住说道。
       他已经隐退江湖有些时日了。
       过年,阿弥跟着苏蓉蓉和楚留香拼酒,醉的东倒西歪。被苏蓉蓉送回来,苏蓉蓉还调笑自己,“你可知本是香帅送她的,这丫头横冲直撞说不行不行,我没醉我要回去找方思明……他误会了可怎么办……”
“我瞧着也是可爱的紧,就把佳人送回来和你一起欢度新年拉。”苏蓉蓉笑着把阿弥送到臭着脸的方思明手里,看他仍是皱眉臭脸的模样,把站也站不稳的人儿给扶好,向自己示意,“多谢。”
   

苏蓉蓉走后,方思明掺着脚步杂乱的阿弥进屋,她才微微抬眼,“嘿,你怎么一副臭脸啊……嗝”。
她开始说醉话了,从没能参与方思明遥远的过去,到当初两人相处诸多不顺,到继续数落方思明。
    方思明终于摆不下那张臭脸了,他觉得他要动怒了,这人出去以前还信誓旦旦说“我一定不会喝醉的”,他说完了好话,看着她醉的在床铺上滚作一团,问“你瞧瞧我是谁?”
她“唔”了声,没有理会,方思明还是拿了醒酒茶给她灌下去,“不喝,明早可别扯着我喊头疼。”
阿弥老老实实喝了,扯着他袍子搂住他腰,把坐在床前的方思明,结结实实圈住了。
方思明僵硬了片刻,还是忍不住想扒开她,怎么睡觉跟个八爪鱼一样缠着自己,醉酒了还是这般模样……头疼。
她却心安理得的蹭蹭还嗅嗅,一身酒气……趴他怀里,像奶狗找到了窝,“思明……新年快乐。”
她细声喃喃着,把脸埋进他怀里。
方思明那刚刚伸出想扒开她的手,僵在月光里,最后犹豫着,抚上了她的长发。
……“新年快乐”……傻子。
他忍不住在心底说。

end。
毫无质量了,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

评论(10)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