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锦瑟。

读作“锦瑟”,写作“无题”。
如果说我对龙族还有哪些执念的话。
我希望楚子航能回来,一辈子为了那些个遗憾,手握屠刀耿耿于怀。
不可避免的老去,念念不忘的仅剩的遗憾只有,那个女孩。
于是最后一个龙王醒了过来。
那是他们的故人。
龙王很清楚,它所剩的时间不多。
于是她发动了灭世的风暴。
说是灭世,其实燃烧的都是它的生命。
它知道他,会来的。

于是一切都像约定俗成。
唯一的意外是,楚子航不是来杀死它的。
他是来赴死的。
耶梦加得并不明白这种感情。
一个人来让自己的仇敌,终结自己的生命。
遗言还是,“让我见见她。”

耶梦加得有点恍惚。
龙王并不明白即将成为死人的,眼前这个人眼里的泪光是到底为什么。
它瞧着那泪光,有种错觉。
楚子航嘴里的那个,死了八十多年的姑娘,好像还会冲破这死局,带来属于她的旋风。
夏天的雨后植物清新味道,好像还会冲破血腥。
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她死在了眼前,这个前来赴死咽下鲜血,口口声声说着,“我记得……她,就没死……”,混血种的折刀下。

耶梦加得露出微微困惑的神情。
这次楚子航确实要死了,它的利爪直接击穿了他的心脏,也没有抽出来,龙王做着它该做的事情——屠杀。
但是这次不一样。
因为这个人冲进来,是为了赴死。
好像是要和某个鬼魂告别一样。
……不,说是告白,更准确点。

他人生的遗憾就只剩下这个了,他说,“夏弥我想了无遗憾的去死啊。”
整整八十年,他怀抱着遗憾活着,现在总算要了无遗憾的去死了。
可他明显搞错了对象,龙王问他记得自己的名字么。
他艰难的吐着气,熄灭了黄金瞳,变得柔软的眼里,映着鬼魂的幻影。
“耶梦……加得。”熟捏的像是呼唤老友一样。
楚子航已经睁不开眼睛了,他艰难的想撑开眼皮,把那个幻影在瞧上一瞧。
可他早已跪倒下去,只能看见似曾相识的波西米亚长裙。
他想说些什么,但已经疲惫的说不出来了,他扯了扯嘴角,总觉得来迎接自己的鬼魂,有着可爱的婴儿肥,笑起来还有个小虎牙。

最后的黑暗到来前,耶梦加得好像说了什么,“死者骷髅组成的船上,我替她给你留了位置。”“呵。”
龙王看着渐渐失去呼吸的屠龙者,他的遗体被不知从何而来的风,温柔的包围起来,好像是大家都熟知的花,重又盛开一样自然的,绕着楚子航打转,像是宣告着所有权,信誓旦旦的要在这场毁灭里,完成最后一点任性。

“你们人类……都是些傻子么。”
站在倾盆大雨里,沐浴鲜血的龙王说。
但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回答她了。

评论 ( 3 )
热度 ( 12 )

© 弥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