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花事了。(楚夏)

死后小甜饼。
是的你没看错。
设定:死后世界。(任性.jog)

+1
“师兄?师兄嘿?”懒洋洋的活泼语气,“起床啦?”
楚子航从沉眠里醒来。
“夏……夏弥?”楚子航有点想揉揉眼睛,来确认不是什么幻象。
“是啊是啊,大家都死啦。”
楚子航愣着坐起来,恍惚的想起生前所有的细节,喃喃着说,“对不……”
夏弥干干脆脆的,拿手捂住他的话,挤眉弄眼且循循善诱的说,“现在该说些什么呀?”
楚子航看着她明媚的笑着,就在眼前冲他,做着熟悉的表情,他恍惚的感受着,嘴唇上那一触即离的,来自她手掌的温度,“我爱你。”

夏弥眨眨眼也不惊讶的样子,笑着露出可爱的小虎牙,“我知道啦……那我们重新开始吧?”
楚子航沉默着,动作缓慢的,像是怕她碎了一样,把蹲在他身边的女孩,圈进怀里,蹭着她背上的长发,“好。”
夏弥不满的嘟囔着,“这次就由你来追我啦,”她伸出手挠挠楚子航的头发,“先说好,我可不会轻易就答应的!”
“好。”楚子航一副天塌下来,他都要说好一样的,语气笃定。
夏弥有点不信邪的,从他怀里探出头,看他的眼睛,“你可能要追很久哦?”
“好……”楚子航瞧着她面不改色的说,他看着夏弥一副不太相信的困惑表情,觉得有点可爱,他说,“我能亲亲你么?”
夏弥惊讶的看着他,“当然不行!我都没答应你,做你女朋友呢!耍什么流氓?”
但她看着楚子航柔软的棕色眼睛,声音小下去,“你把眼睛闭上!”
楚子航乖乖闭眼了,夏弥愤慨的碎碎念,“拿你没办法。”
她贴上楚子航的嘴唇,又像蜻蜓一样离开了。
楚子航睁开眼,望着她,倾身吻上去,甚至试图撬开嘴唇,夏弥蹲着被吓了一跳,差点一屁股坐下去,被楚子航眼疾手快的搂住了。
夏弥惊魂未定的瞪他,“都说了,我还没答应呢!!”
这么说完了,她就捂着砰砰砰乱跳的心脏,站起来跳出了他的怀里。

她自顾自的往前走了几步,远处的地平线竟然有月亮冉冉升起,散发着银色的光辉照亮了这片白色的地域。这是生时绝不可能存在的景象,“傻坐着干啥呢!走啦走啦……其实这个世界还是很大呢。”夏弥蹦蹦跳跳的说。

+2
楚子航消化着这个死后世界的奇妙。
那个巨大的银色月亮,散发出的光,把素白的世界照耀成了一大片萤火虫组成的模样……
现在这些“萤火虫”绕着他们打转。
他们在黑暗里走着,脚下也是虚无的黑暗,天上只有月亮巨大而耀眼,萤火组成的星光还神奇的晃荡着,企图组成什么不曾存在的某个星座。
“嘿,其实一戳他们就会消失哦。”夏弥在前头走着,长发晃悠着,她伸手戳了一个“萤火虫”,于是那个小小的光点,忽然就和烟花一样,变成金灿灿的一小团光芒消失了。

“很好看吧……我刚来这儿的时候,就走走停停,”她露出有点悲伤的笑容来,“等那轮月亮升起来,这些家伙就会冒出来,点亮整个世界,可只要一碰,就会变成仙女棒……眨眼就消失了。”
“他们是虚无的光亮和温暖……瞧上去金灿灿的,但其实从头到尾都不存在温度,就连燃烧着消失也是,没有热度,不会冒烟……”夏弥背着手转向楚子航,说着那些萤火虫的故事。

楚子航安静的听着,看着那些温柔的绿色萤火,点缀着她的长发和眼眸,连他也感受到了一丝孤寂。
像是那死寂燃烧消失的亮光一样,其实世界上的美好都是容易消失的。
……唯有死亡,却叫人失而复得。
楚子航牵住夏弥柔软的手。
夏弥笑笑默许这种安慰,“师兄啊,死掉啦……你开心么。”
楚子航忍不住握紧了那只手,说“很好啊。”
夏弥忍俊不禁的笑起来,牵着他的手往月亮升起的地方走,“那儿有个人把我不知道的,你的故事都告诉我拉,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能打扰她的安眠。”

+3
楚子航隐隐约约猜到了夏弥要带他去见谁。
可当他看见皓月下的那片湖泊里沉睡的龙王时,他还是下意识绷紧了神经。
那是耶梦加得。
“嘿别紧张,她不会醒来了,总算能好好歇歇了……”夏弥说,她走过去,熟捏的摸摸龙王被铁鳞覆盖的脸颊。
“我也试过和她说说话,但是她动也不会动拉……这是永恒的安眠了,我想她会开心的。”
夏弥转头看楚子航,看到他握紧的拳头,“别这样,是她带你来这儿的不是么,你个傻子还不是找她赴死的么。”
“你睡了四五天,然后我就发现了她,也出现在了这……然后啊我就有了我死后的记忆。”
夏弥凑到楚子航身边抱抱他,“可别以为我啥也不知道啊……”她伸长手揉揉他的头发,“我们该谢谢她的。”

+4
确实,白发苍苍孤独终老的楚子航,遇见了复生的龙王。
整整八十年,他的遗憾只剩下再见见那个女孩。
楚子航是个有计划的人,这次他按照计划,单枪匹马的冲进了龙王的言灵里。
然后被耶梦加得捅了个对穿。
楚子航从头到尾唯一的挣扎,就是挣扎着靠近耶梦加得,让她听听自己的遗言。
意外的是,下手狠辣的龙王,最后说了,“死者骷髅组成的船上,她在等你了。”
楚子航安心的跌落下去,最后恍惚间,看到似曾相识的波西米亚长裙。
他便觉得心满意足。
然后好像是夏弥的鬼魂,呼唤着不知从何的风,把那遗体保护的好好的。
当然楚子航已经不能知道了。
耶梦加得做出总结,“你们人类都是些傻子。”

+5
“好啦,大傻瓜……祝你做个好梦。”夏弥垂首在耶梦加得的耳边说,“走吧,别打扰她睡觉了,很多年很多年,她的梦里都只有血和黑暗……”
“现在你瞧着这湖里的满天星辰……我想应该就是她安然的睡梦吧。”
这个神奇的世界里,那些萤火照耀在湖里,居然又成了星光的模样。
楚子航凝视着龙王的骸骨,和露出怀念笑容的夏弥,“谢谢你。”
夏弥惊喜的笑起来,开心的去牵住他的手。
“师兄啊,这八十年我没有老也没有消失……你可能也要追我很多年拉。”
其实大家谁也不知道,这个死后的世界到底,还存不存在时间的概念……
但是楚子航心里现在只有感动和珍惜。
八十年,时间吹白了头发,吹出皱纹和苍老。
可死亡又让他回到了最初。
他握着那个女孩的手,“没有关系。”
“所以说我都没答应,能不能不偷偷亲我呀!”

end.

评论
热度 ( 18 )

© 弥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