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朝如青丝暮成雪

(五)梦醒后
《鹧鸪天》
“肥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梦中未比丹青见,暗里忽惊山鸟啼。春未绿,鬓先丝。人间别久不成悲。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
人们总是被过去所牵绊,无法坚定的往下走,“啪”的一声,说书先生一拍惊堂木,听众们才如梦初醒,性急的问起来,他俩是不是就幸福的在一起了,说书先生举起清茶喝了口,摇摇头,说是其实正史上,只说李白去塞北的商队遭遇了土匪,昭君的神殿遭遇了火灾,两位都生死不明,后面的故事都是,野史杜撰,跟你们讲的版本接下来,只说是:
   
        李白重返长安,向武则天讨了个塞外闲差,就去修两国之好,和昭君幸福的过完了他的余生,而昭君统领塞北,昭君不灭,即和大唐修万世之好,狄仁杰和元芳也常被派去塞北,带动了边疆的发展,大唐进一步扩大了他的地位,而那遥远的塞北,终于安定,在此期间,昭君终于得空,被李白带回长安,举国欢庆,他们坐着船,在两岸人民热热闹闹的撒花相贺下,一路漂向江南扬州一带。当真是过去了闲云野鹤的生活啊,李白心满意足的抱紧了怀里,正对着繁花惊叹的昭君,她自然是第一次来到江南,身为人类的记忆她已经不再记得多少,她的记忆里大概铺满了白雪,这趟江南之行,李白策划已久,大唐盛世的长安他已经握着她的手都看尽了,在他们出游期间,被调任塞北狄仁杰和元芳时不时给他们飞鸽传书,也是辛苦他们了呢,李白轻笑着琢磨从江南带回几坛酒,回去和他俩痛饮上几杯,塞北的冷,自己怀里的姑娘已经习以为常了太久,但没有关系,日子还很长,漫长的冬天已然远去,她的笑容也如冰雪消融的春花一般明丽。

      还有另个说法:  李白冲入火海,被熏瞎了双目,昭君死在了那场火海里,所以相逢的甜蜜,不过是他日后醉生梦死的一场千秋大梦,李白没有回长安,整个长安以为他死在了塞北,举国如丧考妣……可他只是安静的如同冰封,他接任了昭君的位子,住在那个他以前经常偷偷爬上屋顶的神殿,在塞外渡过余生。只是连批阅的笔,都摸得如此熟悉,大约是他以前刻给她的……一树梅花。她全都记得……他还记得他看见的,最后一眼,写着“见字如昭”,还有那幅画上那个树下的人,那人怀里酒壶上一朵水墨青莲。他明白了一切,可他再也看不见了,伊人已逝……不如……不知道,……这个疯狂的想法一产生,就生根发芽,他其实根本就在那场和歹徒的厮杀里死了,他没有冲进什么神殿,昭君也还好好的活着,活到自己都死掉了,她也还是记忆里的模样,等漫长岁月里……自己的一点消息……自己,也不会还这样冷静的……呆在她生活了大半生的地方,什么今日是她的头七?……什么……你说神明大概不会有转世,大概回到天上去了……也许我的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会在遇见你了吧?也许……我此时此刻就是在做梦……我不是握着我送给你的狼毫,也许我不是个瞎子,我还能画下你的模样,以防自己老来健忘,我还能回我的长安带着你的画像,去见见你朝思暮想的故乡,和我魂牵梦绕的江南,我也想牵着你去看看,要趁阳春三月随波逐流,下扬州一路跋山涉水,看太湖洞庭湖西湖……要你,我死掉以后,你终于脱了枷锁,把我的骨灰带着,捧上长安的一杯土,就沿着我们当年的路线,住在白蛇遇见许仙的断桥岸,等来生,也许你也会鬼迷心窍的,递给骑马而过的我,一把伞。

      说书人长长叹了口气,念完话本折子上最后一句话。
      只盼,与君共月归故里。

评论 ( 6 )
热度 ( 10 )

© 弥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