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如此良人何?

【序】
       曾经有一只鸟儿和我说要飞出自己头上这片天空,后来她飞过千山万水,发现头上这片天空依旧,她问我这样的飞行有意义么,那时我沉默了,近日我得知那只鸟儿的死讯。我才知道,那只鸟儿是传说里,没有脚一辈子睡在云里,死亡才落地的那一只。

【锦时】
       
        我认识一个奇怪的女孩,拥有一夕之间跋山涉水的力量,却必须每日落日之前回到出生地,要不然就会死亡,她爱上了远方的一个人,每日跋山涉水,她不想放弃爱也不想死,却永远不对那个人提起她的住所,她的苦衷......后来,不,应该是许多年后,她牵着山神的手,在天上行走,她看向万里山川的某处,若有所思亦或是恍然若失,山神问她怎么了,她摇了摇头。
        
           其实在那个人娶妻生子那时,她回到了出生地陷入沉睡,直到地动山摇山神新上任,她才知道已然百年。她所望向的那个方向早已不是她所熟悉的山川。

         她和我说她永远也不会告诉山神,她曾为一个凡人孤身跋山涉水过,我问她如果不是山神也和她一样,被那片土地所禁锢,他们会相爱么?

            她笑了说不曾,不曾相爱过,说到底不过是同病相怜人之间的相濡以沫,苍生又何曾和惊艳了时光的最初在一起呢,而她这么说也是自我安慰,她也只是不幸成为和同病相怜之人相濡以沫的绝大多数的其中之一。
  
           女孩说,如果当初我和他说,我的故事我的出生和我的苦衷,他就会理解了么,他就会跨越我曾每日跨过的万水千山,来爱我了么?说到底我这么黯然神伤只是因为我没得到。如果你和惊艳了时光的在一起,你会想要岁月静好;如果你和同病相怜的相濡以沫了,又会在多年以后,恍然想起最初那个人惊艳你的那瞬心动。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不是么?人生就是个悖论。
 
         她渐渐沉默下来,笑着说山神已经在外面等她啦,我看着他们牵着手离开的背影,也忍不住微笑起来,将双手靠近大拇指重叠,做出个展翅欲飞的手势,光从我身后照射进来,这一季的花已经开始凋谢,而下一季的花悄悄绽放花蕾,窗外是初秋的风吹拂下树叶的沙沙声,光影都映在前方那面墙上,而那只鸟儿扇动着翅膀,在树叶间飞行着,像是要穿越无声无言轻擦而过的时光。

【温岁】
        
         “我曾遇见过一只鸟儿,那时我还是个山鬼,活动地带只有那片属于我的丛林,我会去到最高的那棵树上看日落,忍不住想象未曾踏足的远方。
  
          直到那天我遇见了那只会说话的鸟儿,她振着翅膀飞翔在绚烂的霞光里,问我在看什么。

        我回答落日晚霞,鸟儿有点困惑的扭头看了一眼,说她夜以继日的飞翔,以为每天的落日都是一样的,我也只是笑笑回答,云舒云卷流光万千,只有看着花叶凋落,虫儿朝生暮死,才有我活着时光流动着的感觉。

      鸟儿问我为什么不到别的地方看看,可这是我们一族的诅咒,拥有几何和时光相同的生命,却只能被困到自己要用一生守护的地方……我问鸟儿可不可以留下来,告诉我她一路的见闻,鸟儿仍然飞行着轻声说,她没有脚,一辈子只有一次落地的机会,那就是死亡,而她想在落地之前,飞出这片天空去。
  
        我在自己丛林靠近边缘的树上,终是停下了脚步,看着在又一次灿烂朝霞里飞远的鸟儿的背影。

        后来......后来啊......你说我爱过那只鸟儿么,是的我没有爱过,我爱的是她身上我此生不能企及的自由,后来不知道过了多少年,老一辈山神死亡,而我换了一片山林,其实只是从一个笼子换到了另外一个笼子,这么多年里再一次眺望霞光,得知了那只鸟儿终于落了地,我才想起她何曾又拥有过纯粹的自由呢?

       你知道么,我听闻那只飞向远方的鸟儿,最后其实爱上了蓝天,在生命最后一刻,她飞到了自己所能达到的最高处,拥抱到了......此生的梦想,其实我只是她人生的过客不是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