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与君共月归故里(龙昭狐)主:白昭

七:喧嚣静

       ……万家灯火里,他们在人流间穿梭,李白感受到昭君冰冷的指尖,无声回握,猛地有人撞过来,李白一把把她护在怀里,“见谅昭君姑娘……”,但低头看去,昭君素白色的脸上微微泛红,冰糖葫芦也被撞跌了地,她有点不自在的垂头说,“掉了……”“没有关系”李白的狐耳兴致盎然的抖动了一下,他还觉得昭君满可爱的。

       在长安的日子里,由于被姑娘们各种,追踪的那段日子非常灰暗,导致他一直跟捏花惹草沾不上边,只能说人怕出名猪怕壮,搞得剑仙大人一直不知道怎么和姑娘相处,甚至有点心虚,俗称心里阴影……

        为什么看见昭君,却莫名安心呢?李白自问,脑里浮现,大概是初见那日的晚霞里,风雪不曾停歇,只是随着她的走近……都变得不在刺耳,不再呼啸的叫人发抖,她只是悄无声息的走来,却温柔了一方天地……他微微眯眼,看着她身后血色残阳,在白雪里没入地平线,在她那里,雪花慢的可以看见,六角形的晶莹的落在,她长长的睫毛和肩上弯弯的发梢上……她眨了眨眼睛,他就看见那双凝结了,北国千年冰雪般,澄澈如镜的眼睛……连见惯红尘的剑仙,都有一瞬间的窒息,然后他就自来熟的,跟着她踏上去神殿的路,他很好奇,一个姑娘,深更半夜风餐露宿的,她到底有什么本事。

          李白只记得,在那个夜里的风雪,比往日风雪都要温柔,月亮藏在云里,满天星斗都倒映在她的眼睛,她和自己说,她已经不记得……酸甜苦辣,那一瞬间,自己的……不忍。

            是同情么?明明她看上去还是大好青春年华?却是如此遭遇……是怜爱么?还是夹杂着自己……一点点的情有独钟?李白自己从没想过这种问题,他一直是个随性的人,就像他看见那条,银色巨龙破冰站到自己面前,一脸不屑的质问昭君,自己是谁,心底冒出的火……为什么呢……他没有想过。

          “李白?”昭君不解的看着李白,他忽然抓紧自己的手更用力了些,“那儿有卖酒……一会就要放烟花了,你要陪我喝一杯么?”“……我不会喝酒。”

             底下的街道上,还是摩肩接踵,李白买到酒,就直接把昭君带上了屋顶,说是这儿看烟花更清楚,他有点舍不得放开那只,被他好不容易捂出点温度的手,“昭君姑娘还记得,故乡嘛?”昭君摇摇头,微微的笑起来,“不太记得了,好像我被送出去的那日,南飞大雁齐齐哀鸣,像是母亲一样的人,和很多很多的人在哭泣……然后风雪太大了,我再也听不清……直到白雪淹没了,我的意识……”李白感觉到她的微微发抖,把她拉的近些,“可惜你不会喝酒,会很温暖……”

               “嘭”的一声,巨大的花朵绽放在漆黑的夜空,人群一下沸腾起来,一朵朵姿色各异的花们争奇斗艳,吵闹声里,李白依稀听见昭君的声音,像春日解冻般潺潺流水声那样动听,“我不会冷,但我感受的到温暖,就像你的体温……”

评论
热度 ( 11 )

© 弥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