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与君同月归故里(龙昭狐)主:白昭

八:教吹箫
     “嘭嘭嘭……”接连不断的烟花,炸响在夜空,开出各色的花朵,声音盖住了底下的人声鼎沸,李白愣在她的话里,只觉得,有什么也在自己心底炸开……绽出了花朵。
        他凑过去抱住她,冰冰冷冷没有体温,却还是一股冷香,有点像腊梅花掺合着冰雪的味道,“叫我青莲。”昭君有点发呆,只知道重复他的话,“青莲。”她想了想说,“王嫱……字昭君。”“……嫱?昭君好听。”李白笑起来,凑在她耳边说,“我心可昭日月,昭君当如天上明月。”昭君听着他在自己耳边闷闷的轻笑,和他呼出的热气仿佛在挠自己痒痒,只好歪了歪头。

         庙会结束时候,就剩他俩坐在屋顶上看月亮,昭君看着李白,吹箫奏响,故土的音乐,若有所思的发呆起来。

        等昭君醒过来,李白和韩信已经打了一个晚上,她听神殿外的守卫们说,一路打往北边去了,可是为什么?她自然没时间问出个所以然,立马骑马往北边赶,路过一座高耸入云的雪山时,看到云里,一片刀光剑影,挥出紫色和银色相击的光……

        这两个混蛋估计料定了,自己要找回来,竟然跑那么高打架,昭君站在雪山底下,觉得自己被人小瞧了。
  
         古老的歌谣被唱起,凭空起风吹向昭君,在她身侧形成气流与漩涡,风越来越大,带起了雪花,……逆流的风以昭君为起点猛地从山两侧,呼啸而上……积雪冲天。

          “扑通”两声,两人落地……昭君站在原地谁也不去扶,冷静的上马准备回去了,“昭君!你当真喜欢这只狐狸!”韩信飞速拦住了他,昭君一愣,回头看了眼李白,“重言,你该不会就因这事和李白打起来吧?”“……你!”韩信气急一时词穷,只觉得心头烈火燎原,“昭君,我们走吧,去看长安灯,江南花,好不好?”

          “你在说什么?”昭君策马回头,看李白如同初见那般,孤零零站在一片素白里,明明刚刚打了一架,却无半点狼狈。“作为神明而醒,我也只会履行我的义务而活……”“……是了”李白恍然若失,“必竟我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你……”昭君看着他,慢慢红了脸,却还是说,“对不起,有生之年我都回不去了……”

           “你若真是喜欢他……你去吧……这里还有我呢。”“……重言?”

后记
     
李白带着她回故土了,他们看到了长安繁华的灯火,江南三月的花,秋日满山的红叶,昭君第一次知道世界的缤纷,如同蝉鸣一样……充满新奇。他们带回北疆很多的酒,昭君看着李白和韩信你一壶我一壶,都喝的东倒西歪,塞北的明月里,细碎的雪落在他俩的头发上……昭君安静的,站在他们之间,牵住李白的手,想着什么时候,可以带韩信去看看自己的故乡就好了,他也如自己这般,被这冰天雪地,困住了太久,可昭君觉得,韩信也会和自己一样,看尽世间花后,还是会回来,守护这个不毛之地。因为他和自己说过,平生最爱,塞上雪。

end.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