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濯清涟而不妖(白昭)现代玄幻欢乐向

我是歌手王昭君×千年之狐
(2)

“是不是,每种感情都不容放肆?交心淡如君子。”昭君吃起早饭哼着歌,“只道是……那些无关风花雪月的相思,说来几人能知。”她含含糊糊的哼着,就咽下了粥放下了记着歌词的手机。

“哇,这歌词好虐哦!”然后她就听见身后,沙发上李白,醒来爬起来的动静,“新的歌词?”他揉揉眼睛,坐起来,抖着狐狸耳朵,用微微发哑的声音问,昭君看着他点点头,递过去杯水,就继续拿起手机,看歌词……

李白看着她,举着个手机一手握着勺子喝粥,就觉得头疼……也不知道是宿醉还是因为昭君。他喝完放下纸杯,就走了过去,拿走了她手机,坐在旁边椅子上,“乖,吃完了在看。”

昭君吃瘪的,拿勺子捣了捣粥,终于受不了李白静默的凝视,埋头吃起来,李白看她老实吃饭,也就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昭君三下五除二吃完早饭,就看见那只不安分的狐狸精,静静坐在那,闭着眼睛……睡着了?不可能啊,这货刚睡醒。

还是很难受么?昭君有点点,对,一丁点的担心,虽然这个酒鬼,只要自己不盯着他,就摧残自己唯一的遗产,喝的不省人事……不对哦,趁机摸耳朵啊!于是昭君就轻手轻脚的蹭过去,刚刚摸到耳朵上的绒毛,李白睁开紫色的狭长眼睛看她,昭君一呆下意识想缩回手,像个做错事被发现的小孩一样,脸上飞红。

李白一点也不意外,他一把捉住那只,缩回到半空的手,贴到自己面庞上,昭君有点不解,“青莲……你不生气?”李白有点莫名其妙,“什么?”“……你不是讨厌,我摸你耳朵么?”李白一愣,但他又不能说,喜欢看她红着脸,垫着脚尖,来凑自己的耳朵……

李白不太开心,他按着她的手,慢慢移到自己唇边,吻了吻她的手心,果不其然她红着脸,就使力想抽回来,“斟酒独酌,细雪纷纷覆上眉目,清寒已然入骨,还忆最初有你扯过衣袖轻拂,笑说――雪融似泪珠……”昭君的手机响起了歌,是她正在学的那首,她瞪了眼李白,于是李白就乖乖放开了她的手,还很不乐意的样子,看着她去接听。

李白依稀听见昭君那个,远房姑妈做的经纪人叫昭君,赶快加紧练习啊,诸如此类,听到这些,李白几乎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眉。

注:本章歌词摘自《眉间雪》,侵删w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