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濯清涟而不妖(白昭)现代玄幻欢乐向

我是歌手王昭君×千年之狐
(3)
     这是李白第n次不穿上衣出浴室,这家伙的皮肤真的很白啊啧啧,昭君一直觉得自己该有抵抗力了,可是,那些该死的水珠李白也不擦擦干,就那样顺着他紫色的头发滴落下来,落在脖子……锁骨,胸肌腹肌上,一路,顺着那些沟壑,往下淌。

昭君咽了口唾沫,移开了视线,默念非礼勿视一万遍,然后眼角还是不争气往他那看,李白当然知道了,以前她还老在这种时候躲着自己,现在嘛,逮个正着。

李白一把揽住了心虚的背对着他走的昭君,暧昧的在她敏感的耳边吹热气,说“擦头发”,昭君扭头瞪了他一眼,往沙发上一坐,示意他做旁边,耳朵却还是忍不住的红了,可爱的要命,李白看在眼里,乖乖坐下,把擦身体的毛巾给她,任她拿着毛巾,擦自己的头发,哦她果然顺路摸了把耳朵,冰冰凉凉的,带着她身上的冷香,半个人趴李白身上,叫人想好好欺负一把。

李白是个遵从欲望的人,他当然这么干了。扭头就扑倒了昭君,撑着沙发看她。昭君傻眼了,这只狐狸哪根筋抽风了吧,色诱么这是!灯光从他头上打下来,那些水珠闪闪发光,妖娆的紫色头发垂在半空,活脱脱一个妖孽。

李白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别扭的转头,两颊飞红,半天憋出一句,“起来”却是动都不敢动,他就把她搂起来,在她的目瞪口呆里,贴上她没血色的嘴唇,李白印象很深刻,这张小嘴涂上口红以后,是什么样的颜色,管教他的时候又有点喋喋不休,趴自己怀里时候,还会埋怨自己。

……李白看着昭君瞪大了眼睛,仍肆意的舔着她的唇,尝起来像什么好吃的凉糕,他细细品尝着,却没有越雷池半步,他其实有点担心昭君会害怕。

他心满意足的放开她,看着她呆若木鸡,然后如梦初醒的就想跑,李白看着她涨红的脸,圈住她不放,“讨厌?”看着她死死埋在自己怀里,也不回答,大概是因为没有衣服给她揪,死死的抱着自己。

李白低头凑她耳边哄,“抬起来”拖着撩人的尾音,昭君终于恼羞成怒了,捏了把他的腰,手感意料之中的好,只是……一点也不疼,李白低笑起来,笑得叫人软了骨头。

昭君抬起来头来瞪他,揪了把他的耳朵,看他不说话,有点心虚,“揪……疼了?”李白定定的看着她,只是圈住她,低声说,“惩罚”,然后就意犹未尽的,舔舔她那被自己,侍弄的娇艳欲滴的嘴唇,看着她鬼迷心窍般的呆看自己,满是红晕的脸,波光潋滟的眼,满面的红霞,咳了一声,转头过去。

“混蛋。”昭君靠过去,拿额头抵着他砰砰跳的胸膛,“我要拿你写歌词。”“恩?”“写个被狐妖迷得神魂颠倒的故事。”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