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濯清涟而不妖(白昭)现代玄幻

我是歌手王昭君×千年之狐

(5)
李白还记得,自己从红尘醒来的时候,盛唐已经倾覆几百年。当初他作为唐朝最富盛名的剑仙李白,以年少成名的资质,隐瞒狐族身份,就那样以斗酒诗百篇的模样,生活了作为凡人却不凡的一生,一壶酒和他脍炙人口的诗篇,甚至流传到现代……

他抖了抖狐狸耳朵,回神过来,这个灯红酒绿的世界,和长安格格不入,却又叫人莫名熟悉。李白走到桌前,从昭君身后圈住她,她已经写歌词写的昏昏欲睡,被抱住也没挣扎,蹭了蹭自己的胳膊,就继续趴桌上闭眼。

他还记得,她第一次演唱会以后,兴高采烈的奔向自己,一把抱住了他,笑得像初绽的春花,路灯和星光都没有她的眼闪耀,还有她抬头的瞬间,不小心窥见的春光,李白是知道昭君身材很好的,谁叫她老是穿着睡衣就,在家里乱晃,前些年李白还提醒她,昭君只哼唧着说,“这是我家”,也就不了了之。

可是李白就是无名火大,脱了自己从不离身的大衣,就把她裹严实了,他知道她的事业,也自然支持她,只是想想她,穿着这样在台上蹦蹦跳跳,下面一群死宅男欢呼雀跃,他就……想把她藏起来,把她一辈子圈在自己怀里。当然,这只是一闪而过的想法而已,因为其实就李白而言,非常喜欢自己闯荡一番事业,他知道她的心情。

李白小心翼翼的抱起,晕睡在桌上的昭君,横抱起来,她一向睡得浅,又因为工作睡眠不足,昨天就开始,写的歌词,写着写着就来找自己算账了,他勾起唇角,想起当初,她有点气急败坏的,笨拙的磕上,自己的嘴唇,涨红的脸……

还有上次,李白可没有洗冷水澡,昭君愣是不知死活的盯着自己看,等李白看过去,才僵硬的转身,李白眼尖的看见她心虚的,咽口水,和眼角往自己瞄,这算什么?垂涎美色?

李白当时心里都笑成一片,可是身上的热气却好像怎么也散不掉,他回想起,自己喝的半醉时候,她轻轻的拍自己的脸,在迷蒙的视线里,唤着自己,“青莲”。一次一次又一次……好像什么睡不醒的美梦,然后就顺理成章的抱紧了她,所以那次她擦着他的头发,趴在自己光裸的背上,冰凉的发丝,甚至在皮肤上打滑,挠的李白心里痒痒的,酥麻的感觉,叫人心痒难耐,他就反身扑倒了她。

李白从没有过这种感受,只有上一次,她磕上自己的唇,他没忍住笑出来,心里却像被一只奶猫轻轻挠了一下,属于昭君的……特别的气息,她身上的冷香,胭脂的滋味……香气。

李白没有克制住自己的浮想联翩,在她羞怯的注视下,抱起她,恣意舔上她的唇,没有胭脂,是了,她上次还涂着口红,他生涩的吻着她的唇,不再是蜻蜓点水了,微微粗暴的含着,感受她的微颤,手指不知所措的因为没有衣服抓,抚上李白的腰。

太瘦了……硌得李白不太舒服,肉好像不该长的地方,一点也没长……他想着她吃那些,可爱的小甜点的样子,唇边会沾上奶油,被李白看到都会拿手给她擦了,自己吃掉,然后果不其然,她就面红耳赤的落荒而逃。

李白叹了口气,看着横抱在自己怀里的姑娘,心疼起来,像什么会乘风而去的羽毛,其实她在向自己告白之前,他就已经心猿意马了很久,可堂堂的剑仙自己居然害怕,害怕她跑掉,也许比自己想象的,自己更早就已经,深深的喜欢上她了,喜欢她温柔的陪伴,喜欢她吃甜点的眉飞色舞,喜欢她嘟着嘴,趴自己怀里却还数落自己……可爱的想叫人一口吃掉。

李白勾唇笑笑,有点无奈的把她安放在床上,轻轻给她盖上被子,看她翻了个身,嘟囔着唤他的名字,“青……莲……”昭君自己扯着被子盖过肩膀,抱着被子面朝着他,只露出一个脑袋垂着,长长的睫毛在灯光下,在她有点苍白的小脸上,投下细细却纤长的阴影,像缩小的扇子,像是……投影到了心上。

李白俯身凑近看着她安静的睡颜,不忍心破坏这片刻的安详,吻了吻她眉心的刘海,伸手给她掖好被角,小心的拂上她的鬓发,压低了声音,凑在她耳边,声音温柔的,像是梦乡里蝴蝶忽闪而过的振翅声……

“晚安,吾昭。”

评论 ( 4 )
热度 ( 13 )

© 弥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