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濯清涟而不妖(白昭)

(6)
 
昭君哼着歌,清理爷爷的屋子,拿着吸尘器,想看看有没有狐狸毛在地上。是了,李白睡在这屋子,昭君曾经异想天开的,想如果换季李白掉毛的话,她还能做个狐狸毛围巾,诸如此类的东西,可是事实一次次的,戳破幻想的泡泡,可李白只有睡着了,才会露出毛茸茸的尾巴。

说起来,一开始他死皮赖脸的和自己谈条件,却在那堆陌生亲戚,都想把昭君接去自己家时,一把挡住了自己,幻化成人类青年的模样,拿出昭君爷爷的遗嘱和,昭君家的房产证,昭君目瞪口呆的听他扯,什么是救过自己爷爷,爷爷把她交给自己照顾诸如此类,却在亲戚的七嘴八舌里,已没有解释的耐心,点了点那张房契,瞬间就冷笑着赶人。

唔都是这家伙变出来的,昭君哼唧着,收拾起字画。爷爷喜欢笔墨纸砚,聊斋志异等等,书架上全是书,墙上挂着字画,毛笔架在书桌上,嗷李白这家伙还用着,花了一树墨梅花。“昭君”李白神出鬼没的溜到她身后,在她惊讶的眼神里,俯身趴她头发上,蹭了蹭一手搂住她纤细的腰肢,就右手握上她娇小的手,拿起毛笔,蘸上朱砂,“点上花。”

昭君微微点头,小时候爷爷教过,自己一点水墨画,墨水经常糊的自己一脸,爷爷也耐心的把她抱在膝盖上,握着自己的手,给自己讲解着画。

熟悉感,莫名的叫人怀念,昭君顺利的顺着李白的手劲,在墨色的枝干上,点缀上红色的梅花,画完以后昭君微微侧脸,看着他俊朗的侧脸片刻,往他脸上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

李白僵硬了片刻,搂着她的那只手,一用力,就把她掰向自己,松回了握昭君手的那只,扶着她的下巴,触上她冰凉的嘴唇,看着她眼里,渐渐消融的冰面,手指摸索着她没有温度的侧脸,像是享受李白温热的体温,昭君侧脸蹭了蹭他的手,李白一下缩回了手,放开她柔软的嘴唇,老脸一红。

昭君有点发愣,她看着李白雪白的狐狸耳朵,上面可疑的红晕,噗吱的笑出来,然后立马笑得前仰后合……李白觉得丢脸,可也只能凑过来瞪她一眼,咬了咬她的鼻尖,摸着她的头发,叹了口气说,“等你到了法定结婚年龄,我就办了你。”“哈哈哈……嗯嗯嗯好。”昭君忍下笑声,往他怀里蹭。

“我,是不是可以默认你,活了这么久,就喜欢上我一个?”“是,开心嘛?”他无奈的抱紧了她,拿下巴在昭君鬓角蹭,“你该不会,是在哄我开心吧?”李白也不理会她的得寸进尺,含住她的耳垂就开始舔,“喂!”昭君瞬间就慌了,推开他,就红着脸瞪他。“……就想提前收点税。”李白微微红着脸,侧着脸大言不惭的说。

评论(9)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