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濯清涟而不妖(特别篇)白昭

(8)凛冬已至
 
    明天即是冬至,是昭君的生辰,只是今天她不太开心,盯着画上,白发青年俊秀的侧脸,心里打翻了醋坛子,拿着手机就去找李白算账。“这是你吧。”李白瞥了眼点点头,他前几日,以人类模样在街上闲逛,就被星探抓去试镜,客串一个古装剧里的龙套,叫什么凤白,李白也没有多么留心。

     昭君看着他,这副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漫不尽心脸,就气不打一处来,垫脚就去捏他的耳朵,李白有点意外,也摸不着头脑,只好搂着她,哄道,“怎么啦?”昭君闷闷不乐的趴他怀里,“是不是我养不起你啊?”李白都被她的无理取闹给逗笑了,凑她耳朵呼出的热气,闹的昭君更加心慌意乱,“笑什么笑啊……哼,明天什么日子?”“吾昭的生辰。”

      昭君安静下来,李白也不在坏笑,“我今日偶然翻阅了,王实甫的《西厢记》,说是: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时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他的声音低沉下来,却又无比认真,问,“我的诗里,凤凰于飞,下面写着的……是什么?”
       《西厢记》也是昭君爷爷的收藏之一,昭君自己早已,在失去爷爷的那些日子里,将这些烂熟于心,而还巧不巧的,昭君的爷爷非常喜欢历史上,那位“欲上青天揽明月”的李白的,所以各种诗集也是藏品之一,“潘杨之好,斯为睦矣。”“当垆仍是卓文君,我愿醉后复醒,当垆仍是你。”昭君愣在他深沉的呼吸里,只剩下,一片空白的大脑,“可是,司马相如是个负心汉……”“你害怕嘛?”李白俯身看她失神的表情,饶有兴致的凑近了,只想看清她眉睫的轻颤,和眼里晃悠的白月光,“害怕,我是负心汉嘛?”
  
     昭君回神过来,认真的注视着他的眼睛,“不会,如果是青莲的话,比司马相如耀眼一百倍,一万倍,你不会做半点,折损自己一丝光华的事情。”李白呆了呆,有点惊讶她的迷妹发言,“那,昭君……愿意嫁给我吗?”昭君看着他,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张刻薄的嘴,居然说出这种话,“如果是……青莲的话,”昭君回神把脸往他怀里一埋,一副豁出去的样子,“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李白慢慢揣摩着这几个字,吻着她头顶的发丝,调笑说,“是说,现在被我吃掉,也没有关系么。”然而,昭君搂着他的腰,竟然点了点头,啪唧一声,李白脑里那根,叫“理智”的弦忽然就,这样轻易的断了。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