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举杯邀明月(详车修版)贺60粉

(1)    

今日凤与凰于月下互许诺言大婚,吉。寂月皎皎掩藏在云里,星辰满天像是他们初遇那夜,那般瑰丽……十里红妆的队伍里,百鸟从各地,不远万里飞来,衔着祝贺的红梅,自天上徘徊起舞,蔚为壮观,有些红毛的鸟儿甚至,丢下纷纷扬扬的红羽,在素白银雪的冬日格外鲜明夺目,像是白雪里静默摇曳的火种,叫人感受到,春天即将要来临般的温暖。
       红盖头下新娘子,笑吟吟的眼睛里,含着凛冬寒冰,被春风吹成水的温柔,挑开盖头的新郎身如修竹,眸子亮过天上繁星,身上白衣绣着红色的凤凰,和新娘子的嫁衣上的凰鸟,都栩栩如生展翅欲飞。
      新人对坐红烛桌前,交杯酒在含情脉脉的对视里,饮入喉,带着丝毫的灼烧感,如同烛火一样在眼底无声燃起。李白抚上朝思暮想的人的脸庞,还是觉得恍如幻梦,“吾……昭?”昭君蹭蹭他温热的掌心,握上他放在脸上的手,笑得像灼灼烛光般璀璨,“是我,青莲。”
       李白吻上她的唇,慢慢的厮磨着,尝到的滋味如同初雪酿出的清酒……残留的酒香浸润了昭君的唇,诱惑着李白进一步入侵,他干脆伸手一揽,将坐在身旁的人锁怀里,随着一声轻微叹息。

(2)
      “……青……莲?”昭君含含糊糊间哼道,却被乘机撬开了唇齿,“唔?”李白揽紧了她的纤细腰肢,一手捧着她的脸庞,肆意的攻城掠地,昭君慌乱的眨着眼睛,红烛燃烧的火焰“噼啪”一声之间,昭君却慢慢的化成一汪春水,被轻易掬起……

昭君放在李白肩上推拒的手,也缓缓勾住他的脖子,舌被李白笨拙的勾起,兜兜转转跌跌撞撞……寻觅着追逐对方。长吻方休,李白看着怀里人眼里的春水……心痒难耐的吻上她,羞红的耳垂,引得她瑟缩的一颤,于是李白搂紧了昭君,蜻蜓点水的吻吻她的唇,又开始沿着她优美的颈线,长发下嫁衣上的锁骨,他也慢慢啃噬,小心翼翼却又贪婪舔舐,醉意就像火焰……星星点点的蔓延开,熊熊燃烧的就,叫踏过千山万水的旅客,也忘记归路去路的方向,贪图着……这红尘一闪而过的爱愁。李白利索的挑开,自己衣襟,捉住她的手,按上自己砰砰直跳的胸口,随着吻的如春雨般细密落下,灼热指尖,不徐不疾的剥开她,轻薄羽毛织成的衣裙,两人的苍苍白发肆意交缠,恍惚像是度过了,一生的漫长年华。

(3)
       李白干脆的抱起,瘫软的心爱姑娘,放上软榻,雪色长发在红艳艳的被褥上……妖娆的开出花,今夜她便是自己的妻子了,良辰美景小娇妻……人生美事。昭君感受到李白试探着的进入,羞得身体都僵的卧在他身下,“……吾昭……”李白难得的急切起来,难耐的表情映昭君眼里,他拉着她的手,按上自己的脸,吻上掌心到指尖“……举杯……邀明月”,“昭君……可愿……入我怀?”“笨蛋……青莲……”昭君空着的手,反勾下李白的脖子,强吻上他的唇,轻轻一磕,李白轻轻吸了口冷气,却是趁势加深了这个吻,抚上她跳动如惊鹿的胸口,“唔”,昭君感受他的轻蹭,还是羞怯的想躲,李白只好惩罚的咬咬她的唇,昭君不满的瞪他,李白满是笑意的眼里,全是暗潮汹涌……昭君一愣便沉迷进去,鬼使神差的抚上李白的胸膛,李白感受她的颤抖,安抚的吻着带着她旋转……看着她的意乱神迷,便慢慢的下移春雨……昭君就像一条脱水的鱼,不安的抱着李白却又不知所措,“……啊……”哑声唤了下,却被李白含入口中,那双昭君所熟识的,修长有力因常年握剑,而带着薄茧的手,用指尖有意无意的拂过她的敏感地带,撩起的颤抖,和难以磨灭的火星……“……青莲……”昭君暗哑的呼唤他的名字,李白挺身而入,叹息和喘息夹杂,回应她的召唤,“吾……昭,我在……”两人白发苍苍的身影,映衬着红烛摇曳,“在,……就在这里……”“……恩~”昭君咬唇忍着,不发出羞人的声音,却被李白轻易看破,“昭……”他放软了声调,耳鬓厮磨的呢喃细语,“乖,别咬着嘴唇……要……破了……”他抱紧昭君,看到她指甲镶入自己的胸膛,可是毫无痛觉,强行把她的贝齿撬开,细声软语的哄,“我也想要……更……进一步……感受吾昭……的存在……”李白就像是冬日蛰伏的兽,就那样不动声色的蓄力,可是两人汗水早就交融到一起,昭君懵懂的睁开眼,像小鹿一样湿漉漉的眼睛望向他,“唤我……姓名……”昭君情深缱绻的,透过眼前的水雾望着,他星华流转黑夜般的眼,颤声回应,“李白……青莲夫君……”痛苦和欢愉接踵而至……就像是潮水……一下劈头盖脸的将他们淹没,“昭……吾……昭”,“……青~莲~”她无助慌乱的咬上他肩头,在他微微的闷哼里,啃上他的锁骨……像是小兽不满的反抗……李白低头轻衔住她的耳朵,闷声感受着身体的欢愉,身下的娇妻柔若无骨,带着情欲娇声回应自己的呼唤,啃噬自己的锁骨,可是没想到的是,一声,……“恩~……”从李白口里钻出,昭君学着李白的动作,舔舐着他的锁骨,懵懂的跳入禁区,她还看到李白喉结的滚动,好奇的垂眼吻了吻,手下是他结实的胸肌,心猿意马的轻易挑破李白仅存的名为“理智”的弦,他干脆带着娇妻的手,从胸膛拂下去,山川沟壑他想带她尽数领略,无论是属于自己的还是这个辽阔天地之间的,天地太过广大,而孑然一身不过蜉蝣,他拉紧了她的手,带着她望尽浩瀚星河,领略大好河川,静听幽深河谷潺潺水流……

       昭君困倦的睁不开眼,某只混蛋凤凰,昨晚洞房完全没给自己,留半点体力和撤退的余地,光晕里,一脸饕足的李白,一脸星星眼的看着自己,一张犯规的脸上,全是春光乍泄……昭君头疼都想起那些画面,就羞得要翻身,躲避那目光,却是“嘶”的一声伴随着酸痛,便被李白扣怀里了,昭君傻在原地,李白却是吻上她的额头,重复昨夜的誓言,“举杯邀明月……若是明月入我怀……生生世世当相守。”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31 )

© 弥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