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砚泠:

#王者荣耀##凤求凰x凤凰于飞# 凤白x凰昭      
   在遥远的轩辕国有这么个传说。        
    凤鸟从涅槃中重生,它将生生世世守护着国家,带给国家繁荣和安定。               
    王的有位公主,喜欢穿着如烈火一般的衣裙,鹅黄色的长巾顺着金色与白色相间的羽毛臂腕盘缠于肘间。公主朱唇皓齿,鼻如悬胆,螓首蛾眉 ,额间戴着金色的凤冠,将两股银白色的头发顺着耳侧高盘于头上,其余的长发顺着脸颊乖巧的搭在后背。       
     公主闲来无事甚喜爱音律。        
    除夕的夜晚,明月皎皎,素手执着竹萧,乐声引来白鸟,白鸟和着乐拍在空中盘旋。从天下落下的白凤化作俊美的男子,他从远方归家,听到如此乐音禁不住的拔剑起舞。       
     一曲终,白鸟还不愿归去,依旧盘旋在公主身旁久久不愿离去。       
    “请问先生是?”公主抬眸注意到了那位俊美的男子,站起来微微欠身。    
      男子挑起笑容,收回手中的长剑:“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先生……就是凤鸟?”公主惊讶的瞪大双眸,灰色的瞳孔倒印出男子戏谑的神情。      
   男子取出酒壶仰头灌了一大口:“在下李太白,也是你们轩辕国流传至今的凤鸟。”     
   “那么太白先生游遍了四海,可找到凰鸟?”    
     “本是没有,现在似是遇见了。”李白微侧着头,佯装醉意倒在草丛上,眯眼打量公主,她半跪在桃树下,宽大的红衣铺在地上偶有花瓣落在衣角。     
     公主略带好奇的盯着李白:“先生的出现就是为了守护国家,这次先生突然出现可是我国有何危难?”  
   “没有危难。”李白带着点酒气靠近公主,良久又躺回了原处,“太白这次先生就是为了守护公主。”  
     守护自己?公主这次没有作答,重新执起竹萧吹了起来,在悠远绵长的音乐中,李白沉沉的睡去。
    “邂逅你,是生生世世的宿命。”在漫长的羁旅后,李白在睡着前心中唯一留下的话语。       
    日后公主发现这个说要守护她的李白还真不是一时的戏言,无论何时只要稍稍侧头就可以瞧见他的存在,逐渐的她开始习惯了这个人的存在,他喜欢喝酒吟诗,喜欢月下起舞。于是王宫后面的桃花林是他们最爱去的地方,摆几盘点食,一壶酒,两只玉杯,公主吹箫,李白和舞。      
   他们也喜欢公主半靠着树干,李白躺着她的身旁,两人低笑着谈着风月谈着国事谈着趣闻。      
   公主每晚的入睡都会有李白坐着床头讲着这些年他在各处见到的故事。             
   最美的年华,与你携手共度。      
    公主迷迷糊糊的睡着前,她想要是这么平平淡淡的渡过一生倒也不错。   
      最后印入眼底的是李太白温柔的面孔。    
       轩辕国越来越繁盛,国泰民安。可是王却不满足于现状,他想长生不老,他想永远的统治下去,于是他去了祭台,他得到了指示,要凤鸟的心脏。  
     公主无意间得到了这个消息,惊慌失措的记起李白今晚约她于那片桃花林说要送她一个惊喜,她顾不得许多,匆匆忙忙跑去找李白。    
    她觉得背后有疾风闪过,但她没有回头扑向了李白的方向,利箭贯穿胸膛,上面带着的是巫师的诅咒。       李白面容失色,他接住要倒下的公主。  
      公主耳膜传来一阵阵的鸣音,她握住李白骨骼分明的手,这似乎是他们第一次挨得这么近,她绽出微笑:“太白说好的惊喜呢?”     
    “啊?”李白一怔,他没想到公主开口第一句竟是这个,“你不是说喜欢梅花吗,我使用了点特别的小技巧使它开了花,把它栽在了这里。”     
    公主顺着李白手指的方向望去,白的粉的黄的红的,星星点点甚是好看。    
     “太白,父王……一点是昏了脑袋还请你不要介意。”公主觉得眼前越来越模糊,耳朵几乎听不见声音,“轩辕国希望你可以……咳咳……继续……”     
   “公主?公主!”李白哽咽的试探着眼前人,声线隐隐带着喑哑和哭腔,“昭君!”    
   这是他第一次唤她昭君,也是最后一次。
    “梅花真好看……谢谢你”公主恍惚间听到自己的名字,嘴角试图微微上扬。   
   李白抱着她很久很久,天从黑到了微凉,怀中人从温热也渐渐冰冷。   
    她的嘴角还残留着枯涸的血液,他伸出手将她的双眸阖上,安葬在梅花树下。  
      刹那璀璨,终究抵不过长久的孤寂。
      天地间,又独生我了吗?      
      何以缘起,何以缘灭?   
     长歌当哭,为君仗剑试天下。     
   他是她的护卫,却没有护她一世周全。
     国的气数因凤鸟恩赐而启,也因凤鸟的愤怒而亡。     他一把火烧了整座轩辕王宫,又化作凤鸟飞于天际,他徘徊在空中,啼叫着,回应他的只有悲鸣的火焰。     倏地,一只赤色的凤鸟从火焰中腾起,飞向凤鸟的身旁,两只鸟互相盘旋缠绵着。   
   身作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公主,太白这次一定紧跟在你的身后,许你一世长安。”         

评论
热度 ( 31 )
  1. 弥鹿云无月 转载了此文字

© 弥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