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疑是地上霜(白昭)白色情人节+生日庆典

青莲剑仙李白×冰雪之华王昭君

(1)

       王昭君又做梦了。

       那日雪下的没有往常大,而她救下的商旅一家还是感激涕零的,落下热泪依然凝成冰晶……她以为一切如常,只是那个商旅的儿子,有着一双上天颜色的眼睛,身高才刚刚高过她的膝盖,艰难的揪住她的裙角,仰着头说,“姐姐我长大也会保护你的!”王昭君有生之年难得愣了愣,语气冷淡的反问为什么,孩子稚气未脱的笑的灿烂,说,“因为你在雪里牵住了我的手。”王昭君低着头沉默的看着那张稚气的脸,问孩子的姓名,孩子眼里带着灼灼的光,仰望着她,“李白,……以后我一定会名震天下!”

       王昭君从桌上惊起,梦里的一切模糊一片,她记不大清,但是残留的意识告诉她,梦见十几年前的旧事了,她忍不住晃了晃脑袋,只觉得杂事缠身叫人头疼,什么大唐要派来什么使节?她无意看到堆在一堆奏折下面的书页一角,她愣了一愣抽了出来,看着内容想了起来,在累到睡着之前,她刚刚看完《大唐游记》,大唐……那个鼎盛的,她曾经的故乡啊……她叹口气又放下那页,等等……使节叫什么……?李白。她呆呆的看着那个名字,有些晃神,这个人她已经遇见过了……不,准确来说她记得她在梦里,听过这个名字……在相逢或是重逢之前……更早的时候。

(2)
       年轻气盛的李白,孤身驱散狼群,带伤消失在了昭君身边,时隔几天昭君终于追上他的时候,那个桀骜不驯的少年挑眉问她为何而来,她还记得原话,“神女既然无心……又为何而来?”昭君在茫茫的雪花里将他望着,生生把那句,“为你而来”憋进心里,只垂下眼睛,“为了谢谢你”,她生硬的说着如同三尺寒冰,“我不想亏欠于你,你帮了我的子民。”李白僵硬了片刻后大笑起来,笑得结痂的嘴口,开裂到鲜血淋漓,“又是这样啊……又是”他冷笑着看她,仿佛要把她戳个孔,“你的子民。”他冷静下来灌了口酒,呼出一口白烟,在白雪里慢慢飘起……“是我忘了……北国的神女连体温都是冷的,哪来的心……”昭君在雪里微微颤抖,可是她分明感受不到寒冷的,现在却如堕冰窖,她也想……像他一样冷笑,可是她不会……她只是神色如常的……语气冷淡的回应,握紧了那双因寻觅,而伤痕累累的手,“感谢大唐剑仙大人的所作所为,昭君感激不尽。”

    王昭君鞠了一躬就转身离去。

    他真的像小时候说的一样,名震天下了呢,昭君想着,她抬眼看看满天风雪,这么寒冷的地方一点也不适合他。

(3)

    在预谋下,李白听信了昭君要侵略大唐的消息,亲手把剑送入她的心脏,而那个柔弱的姑娘,只是释然的笑着倒下,如她所愿,她终于自己结束了残酷的命运,不用在看着他一次次死在自己眼前,这实在是太好了……这就足够了,鲜血淋漓的她倒落雪地,溅了一地的红梅花……灼灼其华像是以前看过的那一树,李白牵着她绑着她的眼睛……带着她轻嗅过的……那一树……她歪倒视线渐渐模糊,她已经抬不起眼看李白了,不需用眼睛……她就算闭上眼,也能描画出他的模样来。

……于是她释然的闭上了眼,恍然间听见剑落地的声音,但她也不在去想,等她回过神自己漂浮在……一望无边的河上,她举起手恍然,她应该是死了,有水花溅落的声音,她凝结出一小片冰面,爬起来,远处,有白发仙人脚踏莲花而来,他踏着水波,水花凝成冰莲,水珠不敢沾染他分毫,王昭君感受到了窒息,只因为……那人眉眼分明是李白!

原来是九霄的凤神,因凡间小小女子化成的守护者动了凡心,自己跳下了轮回井,生生世世受尽命运捉弄,死在那个一辈子被困在北疆的神明面前,昭君虽然天赋异禀,可是神力的衰弱叫她恐慌,她受够了永生和挚爱死亡的折磨,自己斩断了命运。

“你……愿意来天上么?”“你不会在死在我面前嘛……”李白温柔的摇摇头,轮回里的故事他都记得,可他还是执着,把那个终于嚎啕大哭的姑娘搂入怀中,“永生真可怕啊……”“别怕,我陪你永生。”

end.

凤白×原设王昭君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