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是时光从来残酷

文章复健

*1
“他就要死掉了,你真的不去见他一面么。”路明非对正在逗鸟玩的夏弥说,她正兴致勃勃的在逗弄笼子里的一只八哥,拿着狗尾巴草,把八哥闹得团团转,八哥受不了这个委屈了,他蹦蹦哒哒的躲着那只狗尾巴草,抗议说:“智障,智障。”

“好哇胆子真大,信不信本姑娘扒光了你的毛,把你炸了吃!”夏弥站起来,露出小虎牙笑得灿烂,她瞧着八哥上窜下跳也就作罢,转身看向轮椅上的路明非,撇撇嘴,“怎么,搞个生离死别?”她低头叹口气,“一次还不够么?”

“你就快守了他一辈子了,”路明非觉得自己简直是个,爱操心的老爷子,“师妹啊你总该让他知道,你还活着的。”他挠了挠头,一副白头搔更短的样子,“你是他唯一的遗憾了……你知道的。”
“唯一的遗憾?”夏弥笑笑,“他知道的哦,我还活着这件事。”她看着路明非,“你也知道他知道。”“那……那你也该正式和他……”

“告别么?”她拨拨狗尾巴草,漫不经心的继续说,“我们龙族的告别,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有什么好告别的……”她回忆了下,“再说我之前已经把夏弥留在那里了,已经没有别的可以给,别的可以说了。”

她看着路明非的表情,“喂喂喂就算你一把年纪,也别搞得一副是你老伴要挂的表情啊二师兄!”路明非听了这话翻了个白眼,谁一把年纪了?他就是历经大战把腿子玩断了,暂时在北京休养而已!他还是风华正茂的28岁!

“我们的故事本来吧,就不剩什么了,已经结束了哦。”夏弥耸耸肩打算去买点东西吃吃,她觉得身体虚的厉害,这是饿了。“我出去逛逛,要给你带点什么么!”路明非两眼发光,“我要稻花香新出的粽子!”“肉的吧?”“师妹甚得我心!”

*2
马上端午节了,夏弥很不幸的烈日下,在店门口见证了大排长龙是有多长。
“真是见鬼……这种天气我居然出门了?”她认命的往队伍尾巴走,这时她被叫住了,她僵在原地,感觉自己是个冰淇淋,忽然就在骄阳里面融化了,不然她为何动弹不得。

叫住她的人,估计也猜到了她来干嘛,帮忙多买了几份给她,拉她到阴影里,把打包好的肉粽都给她装好。
“夏弥。”楚子航开始担心她中暑了,他的理论可没告诉他,人形龙王会不会中暑的,或者说他所学的一切理论,都对自己面前这个姑娘无效,她是全世界的特例。

他完全猜不到她在沉默些什么,或者说他太不习惯她的沉默了,她就该热热闹闹,在烈日下也元气满满的,像人间活生生的另外一个小太阳。“夏弥?”
夏弥抬起头恶狠狠的看他一眼,把楚子航即将要说出来的话,硬生生逼了回去,“你不是要死了么?怎么?和路明非串通了一气?”

楚子航愣了下,整理了最近发生的事情,解释“我最近出任务出了点麻烦,路明非还不知道我已经脱离危险了。我没来得及通知他。”夏弥看了看他的棒球帽和一身黑衣,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就准备回去了,楚子航说,“我也打算去路明非那,我们顺路。”

夏弥也不矫情,跟着坐上副驾驶,引擎启动他俩之间只有歌声,像潮水一样,没有人说话,回忆却也像海潮,反反复复的拍打暗礁,“夏弥,一命抵一命,你可以来取。”

夏弥愣愣的看向楚子航,他依旧没有什么表情,“我来取?”她带着点讥笑的问,“你就想和我说这个?”楚子航不说话了,他拐了个弯,靠边停车了,他把墨镜摘了看向夏弥,眼里是夏弥熟悉的,晃悠着点金黄色水波的古井模样,“我愿意努力活下去,活到你愿意来取的时候。”他想了想,“在那之前你愿意一直和我在一起么。”

*3
夏弥愣在那,觉得眼睛有点干涩,“我以前是不是和你说过,你可以去写言情小说?”……“一定会很畅销的,记得要给我先签名呀,师兄。”她笑起来,像个吃到糖果的孩子,她探身去摘他的鸭舌帽,“有点幼稚。”

楚子航牢牢的抱住她了,夏弥也不在意,把他鸭舌帽丢去一边,很认真的说,“我啊会看着你的,无论你活的多久多痛苦,你的誓言都是有效的,要下手我也绝不会手下留情,师妹我可是说一不二。”
然后她搂着他的脖子,在他唇上蜻蜓点水的碰碰,“你是我的了,我就是债主。”

“好。”楚子航言简意赅的答,贴上她的嘴唇,夏弥羞恼的瞪他,楚子航鬼使神差的想起,不知道在哪本书里,看见说这种时候要让她闭眼睛,就非常好学生的拿手,盖住了她漂亮的眼睛,夏弥渐渐安静下来了,和吻技差的不行的楚子航交换这个吻,这个木头,这座石像!这个榆木疙瘩!

在楚子航舌头刚刚才探进来时候,恶狠狠的咬了他一口,一下就出了血,楚子航退出去,没放开抱着夏弥,有点抱歉的拿开了遮着她眼睛的手,“对不起,吓到你了。”“我才不是这个意思!”夏弥怒目而视,“我……”楚子航实在说不出话了,他确确实实是第一次亲一个女孩,毫无经验且技术贼差,他也不知道哪出了错。

但其实错就错在他开窍的太晚了,夏弥光是想想……她就生气。“你技术太差了,没关系你欠我的也多了去了……她硬撑着害羞继续胡说八道,“没关系后半辈子都得还债,你要是求求我,我还能教教你。””

她尝到嘴里那点,来自楚子航血的味道有点心虚,完全不敢看他的眼睛了,只好虚张声势的说,“笑什么笑,是你自己要还的!”
楚子航搂着她,只觉得一片安然,“好啊,但凭赐教。”他笑得像是个信心满满的好学生。

夏弥傻眼了,她看着他贴过来,眼睫毛在自己方寸之前下垂,脑子里嗡嗡作响,当年就是自己说的!说要数他的睫毛!可现在她完全没那个闲情逸致,她现在色欲熏心,乖乖闭眼搂着他的脖子,就开始进攻。

楚子航脾气好得很,和她慢慢的磨,搅和在一块就看谁的气息乱的更快些,但明显夏弥的肺活量比不了他,她率先败下阵,靠着楚子航胸膛开始喘气。

楚子航慢条斯理的揉着她头发,吻吻她的发丝,“你是个好老师。”夏弥的脑子还在嗡嗡响,她只觉得缺氧,听见耳边楚子航老神在在一本正经的这样说,……这年头真的是铁树都开花了……她在心底吐槽。

未完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