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是时光从来残酷3

1-2见评论

*1
  如楚子航所言,夏弥真没能成功起床。
她已经被吵醒了但不愿意睁眼,下意识的伸手想把手机闹铃关了,结果摸了半天没摸到手机,她烦闷的看过去结果闹钟不在自己旁边,声音响起的是楚子航那边的床头柜。

楚子航料事如神,他特别定了提前半小时的闹钟,还给他换了个夏弥按不到的地方。
夏弥恶狠狠的看着楚子航背后,在恶狠狠的看着楚子航“关了,关了,我都要耳鸣了!”她抱怨着埋头进被窝,往楚子航怀里靠靠,一副我赖床赖定的惯犯模样。

楚子航把那个闹钟关了,他知道夏弥不会再睡了,她就是抱怨抱怨,在他怀里眯半小时,他俩就得老老实实起床了。
其实这个时候楚子航应该起床了。

但之前就出过这种事,楚子航为了避免他俩挤洗手间,都是自动早起半小时,但他没一次成功过。
夏弥会忽然和生气的八爪鱼一样,搂住他,手脚并用的那种,“干什么?吃干抹净了就想跑?”

楚子航有点窘迫,他确实算是把她“吃干抹净了”,但两人早就领证了,他解释,“一会别都挤在洗手间。”
夏弥不满的抬头,“就算吃干抹净了也不许走!”
如果是个正常男人估计这会就按着她,一日之计在于晨了。

但楚子航是个正经人啊,在夏弥美其名曰,共度美好清晨时光的撒娇里,他也没起任何一丢丢欲念。
夜里他们已经折腾过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给她当枕头用,靠枕也好抱枕也行,她要是哼哼腰疼。
他还能趁着这半个小时给她按摩。

总而言之,如果他们夜里折腾过了头,楚子航都会自主自觉的,睡前定个早点的闹钟,他完全能够早起,但这半小时是夏弥的赖床时间,是她的作威作福,赖在他怀里,等按摩等抱抱的时间,她甚至还能趁着这段时间,在眯会眼享受下,楚子航对她的爱。

*2

一个龙王享受一个混血种对她的爱。
这听上去就是天方夜谭。但很明显这是他们互相许诺过的事情,这是他欠她的东西。
当夏弥重新点燃,灿金色眼睛的时候,楚子航面目狰狞的说,“不要。”

但明显那个姑娘已经是耶梦加得了,她迅速的龙化了,坚硬的鳞片把她包裹了起来,目光傲然森冷,她的领域已经无声的打开,她就是王权,她所处之地,一切为她而开。
于是大地崩裂了,她只是跺脚冲刺,天空与风之王脚下已经开始塌陷。
龙王带着楚子航落下去。

他还掐着楚子航的脖子。是这个激怒了耶梦加得,她将执起代表死亡的镰刀,于是无数的铁屑向她飞去,铸造着她的武器。“你还是这样美啊,耶梦加得。”
“他的命是我的。”夏弥,哦不名为耶梦加得的龙王冷酷的宣布。下一刻,镰刀已经挥起。

大家都是人形龙王,照理说力量应该不相上下,但天空与风之王发觉了不对,他看见耶梦加得的眼睛,有点忽明忽暗,他察觉到不对,“你的重生并不久,龙化也不稳定,你有暴走的可能。”他讥笑着出手了,王与王之间,只有胜利者才有资格说话,“你却为了一个混血种?冲你昔日的老情人举起屠刀?还冒着生命危险?”他大笑不止,像个合格的喜剧演员那样,露出滑稽的笑脸,“这可是龙族这么上百上千年,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老情人?我可不记得你我有这种关系,好像你就没成功过,我们管着叫自作多情的失败者!”
耶梦加得没有空去管被丢在一边的楚子航了。
她很清楚,今天和这个满口混账话的同类之间,必然要有一个你死我活。

她能最后为楚子航所做的,就是尽量让他离开这个即将,要被言灵轰炸的领域。
龙类自相残杀也是很血腥的,打不过就玩自爆。
耶梦加得不会玩自爆,她是个聪明龙,深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
但对面是个什么尿性她太了解了,什么下三滥的招数,对面为了胜利都能用。
他挟持楚子航,只是抓住一个有用的蝼蚁。

*3
路明非赶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大骂一句我靠!小龙女你跟这个疯子闹什么?人家不要命啊!你要是出事!楚子航肯定得拼命!
他想着狂奔进去,他看见摇摇晃晃站起来的楚子航了。
楚子航三度暴血了,他的伤痕在消失,但他的视力还有点模糊,他被扶住了,“我靠师兄!”路明非看着他血肉模糊的半边,迅速的修复,忍不住痛心疾首,“你们一个个就不能等等我?”

路明非看着楚子航面前的风暴领域,叹了口气,大抵明白夏弥,那丫头在里面硬杠呢……要是自己的妞把自己丢出决战圈,自己和魔王硬杠。
那他也是要拼命的。
路明非踏向那个地方,“走吧,都还来得及。”
事到如今他也不会,劝楚子航在这等他啊,等他把小师妹带回来。

大家都是过命的兄弟。
谁还能抛下谁?谁都不能置身事外!
夏弥,哦不耶梦加得已经落了下风了,她的血统像她本身一样,是狂暴的巨蛇,此时此刻大战的不稳定,想被暗里的蛇咬了,这是致命的。
即使她再骄傲也不得不节节败退。
她被一击打的飞出去。

被路明非一把接住了。
他旁边站着的楚子航赶紧查看耶梦加得伤势。
耶梦加得觉得恶心。
虽然她和这两是老相识,但是楚子航把她当完完整整的夏弥来关怀,还是有点恶心龙。
其实她就是个傲娇,她这种心理就是自己吃自己醋。
当然她没领情,她一把推开两人,又和另个龙王打的难分难解。

路明非都要忍不住翻白眼了,这妞这种时候还玩什么傲娇?你要出事,妈的身边这杀神第一个去赴死。
摆明了,楚子航打不过这个天空与风的。
耶梦加得也打不过,她就是傲气撑着,拿她纯血种的资本,和他磨着,试图寻找弱点一次性击破。

*4
但明显磨下去,生死两不知。
耶梦加得败退下来,但她是不认输的性子啊,她被路明非拉住了。
路明非已经点燃了黄金瞳,他的眼睛甚至比耶梦加得和天空与风的更为耀眼,他看着耶梦加得,“活下去。”
皇宣布了指令,于是耶梦加得挣扎片刻,就倒了下去。
鳞片消退,她又变成白白净净的夏弥了。
路明非站在,给夏弥穿上外套抱起了她的楚子航面前,“带她走。”
他不以为然的说着,“本该我们应该并肩作战,但是现在事发突然。”
他不再说话,就手无寸铁的拿黄金瞳瞧着龙王,一步步就这么走了过去,“抓紧时间。”
没有多余的时间离别了,楚子航必须优先把夏弥带出去。

“怎么,不记得我了?”“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不,即使如此……我也要让世界尝到我们的绝望!!”
“绝望啊绝望……这些话我都听得起茧子了,”他从身后抽出贤者之石打造的刀刃,“绝望已然经历,之后等待我的,可不是和等待你的绝望,一样的东西。”
耶梦加得算是勉勉强强和他们何解了。
毕竟楚子航是真的在给夏弥当牛做马。

偶尔她忽然血统不稳定,控制不住就开始龙化,那些绝望的记忆,都会涌上她的脑海。
她是个有毅力的龙,泪早就干了,她会嘶吼着站不起来。
路明非给这种情况准备了药剂注射,留给了楚子航。
楚子航没有告诉夏弥,并不是打算瞒着,他一开始就没打算用。
当然路明非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这一针打下去,谁也不敢保证到底有什么后遗症。

不过一个不稳定的龙王还是相当可怕的,即使痛苦压弯她的背脊,也无法抹杀她的尊严,这样的挣扎,导致她一下刺穿了楚子航的身体。
是龙爪。
是鲜血让她冷静下来的,温热的熟悉的,似曾相识。
这个场面怎么这样的眼熟。
她的龙化慢慢消退,但她的精神还没有回来,她还处于龙王的状态。

为什呢会有人不顾性命,去拥抱一条鲜血淋漓,一身鳞片的龙王?不会有任何一个人会去拥抱一位龙王的。
不,是有的。
她想起了那段回忆,她被楚子航杀掉了。
她的手又开始龙化,想给完全不抵抗楚子航补刀,但他出声了,“我的命是你的。”
她的手顿在了那,挣扎着想推开楚子航。

楚子航没动,他甚至拖着破了个大洞的身体,紧紧抱住了她 。
她傻傻的在他怀里,甚至还能看见那个被自己开了的口渐渐愈合。
耶梦加得动容了。
虽然从头到尾故事里,她作为一个龙王从头到尾都在放水。
但她也有骄傲,她只说“我把她的一切都留在那儿了。”
是的死去的是龙王耶梦加得。

那个叫夏弥的女孩,只是不幸的卷入了这场图穷见匕的战争,然后牺牲了而已。
但她活在楚子航心里,她的音容笑貌,甚至还有一个不太像样的家,都还在。
于是龙王耶梦加得露出有点释怀和妥协的笑容,“好像我吃了你的女孩似的。”
她倒了下去还和杀掉她的人说了再见。

*5
“怎么都是些傻子呢。”把七宗罪的一半都刺入龙王身体的路明非说。
他已经是另外一个龙王的模样了。
耶梦加得和楚子航回来了。
耶梦加得从梦里醒来了,她从无数的噩梦里苏醒了。

路明非给予的神启,令她不听话的血统镇定下来,她迅速恢复了最佳状态。
她看了眼楚子航,意思很明确,你不会丢下路明非,我也不会。

他们确实是战友了。
虽然龙类的战争里没有不会背叛的朋友。
但耶梦加得知道他们都有着共同的敌人。
楚子航接住了路明非抛出的七宗罪之一。他和路明非是老战友了,他和夏弥的配合也天衣无缝,但问题是这位耶梦加得,居然也和他们打配合。

他们大概是屠龙史上第一个没有挂掉某个人,还干掉龙王的团队。
虽然这个团队里,耶梦加得是正儿八经的龙王,路明非是个比龙王还开挂的角色,只有楚子航算是个混血种。
好似是个混进龙类大战,还混了虚名的人。

但他们毫发无损只有他们本人知道。
世人只知道夏弥和楚子航双双挂在大战了。
毕竟路明非使命还没完不能暴露。但夏弥耶梦加得身份已经瞒不下去了,正好龙王互殴,楚子航牺牲,路明非伸张正义。
这听上去正常多了。

多年以后路明非校长收到一个没名字的礼物。
里面是一对婚戒。
纯银的刻着矢车菊和康乃馨。
“妈的结婚60周年就不能放过我这个老光棍么!”

end。

评论(20)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