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旅行

设定:(脑洞存档)
狐白(已经爱上现代歌手王昭君)
王昭君(原皮)
是原作《濯青莲而不妖》里面狐白穿越回古代,重新遇见上一世王昭君的故事。原作见评论链接。
已经爱上王昭君这个灵魂的李白
重新追妻的故事

*1
李白是被冷到了才醒的,他有点蒙逼。
寒冷……那该是怎样的寒冷,才足以唤醒他呢,仿佛是许久的长眠。
怎么会这样呢。
他站起身,周围回答了他。
白茫茫的雪地,一望无垠的荒芜,漫天飞舞的雪花。
他居然原先卧在一颗枯树下。

手里是长剑,还沾着温热的血。
自己明明刚刚还目送了自己心爱的姑娘进入棺木。
是的,就在此时此刻睁眼前,他和他可爱的姑娘渡过了一辈子,她还是不可抑制的老去了,离开了,成为了一具不会说话的棺木。
怎么这地方这样寒冷,只有血泪是热的呢。

“异乡人?你没有冻死啊。”有人迈过雪地走来了。
声音冷澈,像是风吹拂过冰凌,“我听说了你的事情,李白。”
那人慢慢出现在他的眼里,是冷冷的月色模样,“昭……君?”
虽然衣服,表情头发都改变,可确实是他的昭君,他向她走了一步。
王昭君微微诧异的点点头。

她点头了。
确实是。但李白从没见过这样面无表情的王昭君。
在他的印象里,王昭君生机勃勃元气满满。
王昭君看着走了一步停下来的人,自然误会了。
李白有些许的茫然,看着面前握着冰杖的女人,狐耳微妙抖着,于是雪洒了开。
看在王昭君眼里就是这只狐妖冻傻了,冻的走不了路。

她走过去,向他伸出手,于是李白身上寒气都被她收走了。
李白大约理清了思路。
这个人,应该是之前大唐边疆的那个女神。
原来她也是王昭君,怪不得这样眼熟……
可惜自己在那时只是和她偶尔见过而已。
算是个路人,偶然惊鸿一瞥了她的美貌和她人生的某一刻。

*2

……这算是什么,重生还是穿越。
他心底苦笑,却笑得桀骜不驯,“误闯女神的北疆,见谅。”
王昭君看着他的表情,完全没体会到他的歉意,她也不在意,指了指某一个方向,“你还回大唐么。”
李白知道她指的方向是北疆的中心,她的宫殿,“大唐已经颓然了,我不会再回去了。”
确实之前他已经过完了剑仙李白的一生,他的盛唐过去了。

他又是逍遥自在的狐妖了。
天晓得他多想看,这个冰块脸的王昭君冲自己笑一下。
他超想伸手抱抱她的……但摆明了明的不行了。
于是他只能故作踉跄的走向她,靠在她肩头。
李白一生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哪里不对。

大概是爱情的不对,都是爱情的错。
他总结。
王昭君没动,她像个冰雕,以为这货冻僵刚刚恢复。
她的内心毫无波动,“往那个方向走。”
李白无声的笑起来,靠着她肩膀,看往她之前指的方向,太阳将要西沉。
是个有彩霞的好天气。

下一刻他已经精神抖擞的站好了,向她笑起来,“遵命,女神殿下。”
他一把抱起来王昭君,哇,还是很轻。
他得瑟的飞跃起来。
王昭君是诧异的。
她已经徒步了太久太久,连本没有几只驯服的雪狼,也受不了长途跋涉。
最长的路,她一直一个人行进着。
像她不老不死的生命呢。

但眼前巨大的落日和火烧云,寂静的燃烧,被风吹拂出各种形状,她第一次发现这片荒野,也是如此的美丽啊。
她愣了神,去看抱着自己狐妖的眼睛,确实是意气风发的笑容呢,眼里倒映着昏黄的天光云影。
是盛唐的诗人呢。

*3

李白来了以后,宫殿就变了。
昭君的后院被堆满了酒坛子,一缸一缸的……
屋里插着不知哪来的红梅。
他也不敢粘的很紧,反正有昭君只能一个人去的,他必要路过的,到后来王昭君就随他了。
篝火旁李白烤着兔子腿,忍不住在万丈星空下发呆,上一次他和昭君是怎么相爱来着……
处着处着就……双向暗恋了来着。

他不自觉笑起来,“大唐有你很重要的人么?”
李白愣了会,思考了一会,“应该是没有的。”
王昭君看着他的笑意,不再说话。

(未完)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