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濯清涟而不妖(续)完结

(现言)狐白×歌手昭君(歌昭)续

(一)
    “ 你是人间乍暖还寒时候
  你是悠悠之口欲说还休的梦
  你是月色朦胧如同虚构
  你是心事两重曲中谁敢惊动
  你是灯影游船 画楼飞红
  你是梦
  你是拨开云雾 难见真容
  你是风
  你是薄如蝉翼 见血封喉
  你是痛
  你是三更酒醒 沾湿的袖
  你是空”
   (――《云归处》)
昭君轻声念诵着李白龙飞凤舞写下的歌词,念到最后鼓起腮帮子,瞄那只大大咧咧瘫着大尾巴,在沙发上躺平举着个酒杯独酌的狐狸,啊该说不愧是他么,李白,她在心底念这个名字,想起唐伯虎的《把酒对月歌》来,最后写着:我也不登天子船,我也不上长安眠。姑苏城外一茅屋,万树桃花月满天。说起来唐代的两位大诗人,一位诗仙一位诗史,杜甫还是李白的迷弟啊,
    “李白斗酒诗百篇,
  长安市上酒家眠,
  天子呼来不上船,
  自称臣是酒中仙。”

想到这里昭君噗的笑出声来,李白自然听见了,悠然望过来就见着自己小姑娘拿着张稿子,冲他笑得略带花痴,他琢磨了会猜到她在看他写的歌词,于是有些别扭的走了过去,抽走她手里的纸张,昭君看他一副要毁尸灭迹的样子,连忙拦住了,“你干什么?”他抿唇答,写得不好回去改改。昭君哼了一声,干脆把纸张折好了,就护在身后,“不行这是你写给我的,独一份!不给!”李白有些头疼,又只能好言相劝,“你想要几份,我写几份,乖给我……”

其实除了那首“寸缕”,他还是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写这种东西……偏是亲手写给她的,偏她的声音又是熟悉的冷清,配上慢悠悠的语调,像是袅袅上升的烟,飘忽却又绵绵不断……李白心里有点乱糟糟,自从和昭君坦诚相见以后,他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因为他的小姑娘不再和之前那样,自然而然的粘着他了,一直为工作奔波甚至学起了钢琴……有个词叫“失而复得”,李白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种心情,其实叫“患得患失”。

(二)
     一室漆黑里唯有高窗,微微透露出丝毫星光,李白躲在黑暗里,竖起耳朵听着,昭君手指下,钢琴琴音缓缓流淌而出的――《Merry Christmas,Mr. Lawrence》,他有点失神,倚着门框恍然就觉得,昭君离他很遥远……她已经练这首曲子几天了,23点半了已经,她弹的已经相当流畅,他没忍心去打扰,只是很担忧。他已经能预见,她穿着礼服在黑色的幕布下,唯有星光为她伴奏,却是曲惊满座客……

这首曲子实在是太适合她了,又寂寞又是满满的故事感,叫人泫然泪下……李白皱起的眉并没有舒展,只是曲子结束的时候,他干脆的一把弯腰圈住了昭君,“乖,睡了。”昭君又是亢奋又是欣喜,“后天啊,青莲一定要来,看我弹琴呀!”李白无声的笑,“自然。”他却没有说,其实她每次重大演出,他都在角落欣赏。
     
         昭君已经连续3个月,没有在凌晨之前睡了,李白的眉毛都快打结了。他窝在舞台观众席的黑暗角落里,看着幕布被拉起,纯黑的三角钢琴在点点星光下,射出炫目的光,他的姑娘,青葱的素白指尖,在黑白分明的琴键上,第一个音缓缓的被敲响……
    
      一曲毕,满座宾客鸦雀无声……忽然掌声如雷鸣。李白的位子已经空了,昭君正好鞠躬起身,看见一个飘忽不定的影子,看上去似曾相识,在黑暗和光明交织的阴影里,渐渐消失。
      李白躺倒在昭君床上,望着黑暗里的天花板,想起……在昭君第一场演唱会之前的故事来。

那时――
        王昭君没日没夜的练习唱歌,李白照常烂醉在酒窖,清早自己醒了跌跌撞撞爬回屋子,发觉那个碍事的小姑娘,累的睡在书桌上,喝醉的李白相当不满,往桌子上一靠坐了下来,“怎么……累的管不动……闲事了?”可是把自己的事情说成闲事,好像也不对……

喝醉的脑袋有些沉,他苦恼的揉揉,忍不住敲敲桌子,“昭君?”他头疼的试图把她,从椅子上搂起来,喝醉难免晕乎乎,他艰难的扶住昏睡的姑娘,举步维艰的把她丢回床上,看见晨光里,她皱起的眉……鬼使神差的往她身边一躺……

李白是被王昭君的一声惊呼扰醒的,他睡眠不足的探出头,看见小姑娘抱着个被子惊疑不定的将他瞪着,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后知后觉的从床上坐起来,“抱歉……昨夜喝醉回来发觉你睡在书桌上,就把你扶了过来……”

下面自然不言而喻,昭君发觉自己衣服完完整整,那只狐狸一脸头疼的坐在床沿,一副大醉刚醒的模样,也就安心了些,“恩,我一会煮些解酒汤给你……”“很累吧?”“恩?”昭君有些没反应过来,李白迎着她疑惑的目光看去,“照顾我。”

昭君微微一愣,沉思了会,只好说,“谢谢你扶我上床”她顿了顿又补充,“不要喝那么多,宿醉应该很难过吧……”李白坐在床沿,点点头,有些别扭的伸长了大尾巴,去蹭昭君的脸,“恩?”昭君还以为他是有所不满,“谢谢你……一直把我拖出冰窖……”李白沉吟片刻,“我记得我自大唐毁灭后,就去了北国……苏醒之后,却只记得大唐了,和身后自己万千坚冰……”他不经意的皱眉,

“怀念那样的寒冷,却又觉得寂寞……觉得自己遗忘了什么……很重要的故事……可我想不起来……”他望向昭君,伸手摸了摸她那时,刚刚过肩的长发,“没能想起是什么样的故事……却无端叫人怀念……”昭君傻在原地,天光照耀着,那只颠倒众生狐狸的眼睛,被惊艳的呆坐原地,忘记作答。

“the moon is gone
月已落下
and the night is still so dark
但暗夜仍在继续
I'm a little bit afraid of tomorrow
我有一点担心 明天的到来
for this day was so long and hard for me
这一天对我是如此漫长而艰难
and I've lost some of the things
我已经失去了一些
so far I have trusted
直到现在一直信任的东西
now I will close my heart and sleep a while
现在我将关闭心扉然后小睡片刻
bless my dream with gentle darkness”
让温柔的黑暗保佑我的睡梦

        李白被门口的手机铃吵醒了,是昭君回来了,她也没开灯,匆匆忙忙按了手机,小心翼翼在他身侧坐下,“青莲今天来了吧……我看见你啦……”她尽量压低声音便如呢喃私语,李白没有回答,静默的将她望着,“没来接我呢……最近都没有好好陪你……你也没有去酒窖喝个大醉……恩这场演奏我也是突发奇想,其实想偷偷练了弹给你听的,结果被经纪人抓去演奏了……我明明不是专业钢琴家……果然,还是想在月夜里,弹给你一个人听……”

李白一言不发的翻身到她身边,圈住了她的腰,“我想听……”那只狐狸闷声说,头上雪白的耳朵兜拉着无精打采,“好……”她伸手摸了摸他的耳朵,笑起来……觉得他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你是再吃醋嘛?”狐狸望了望坐着的她,干脆的坐起来一把将她,压倒在床,

“不然呢?”昭君冰凉的发丝铺在洁白的被单上,慌乱的眨着眼睛,“抱歉……我原来是想给你个惊喜……”因为她从不会什么乐器。李白盯着她瞧,实在不忍心下手教训她,他无奈泄气的坐起来,被她一把从背后圈住,李白背脊一僵……这柔软的触感,她启唇带点哀求的说,“是想给你惊喜的,因为你马上生日来着……”她的声音弱下去,牢牢的圈住他,额头抵着他的背……

“过来……”李白一把拽过她的手,身体一转叹了口气,把她圈在自己怀里,“我说过了,你就是最好的礼物了。”他不满的补充,“不要勉强自己……”昭君郁闷的在他胸口画圈圈,“坏狐狸……”她半是心疼半是嗔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李白挑眉,凑到她眼前,“在想什么?”昭君瘪嘴,“在想我。”李白舒心一笑,“是……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续.三
狐白×歌手昭君(歌昭)

         李白被昭君扯着去领证时候,整个人都是蒙圈状态,他甚至没有释怀,前些日子的患得患失。被扯到民政局前的时候,李白还是摸不着头脑,“来做什么?”“领结婚证呀!”昭君心花怒放的欣赏着狐狸难得的糊涂样,结婚……李白暗自琢磨着这个词,下意识拉昭君回身边,“当真?”昭君笑嘻嘻看着那只狐狸一副,认真又纠结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担心自己的事业了,“当然……青莲很早就是我的了。”

         李白听着她的话,不可置否的笑起来,也就不再纠结了,痛痛快快和她领了证。

          王昭君开开心心牵着李白的手,看着他跟上,与她并肩微微超过了她,那条长尾巴悠哉悠哉晃悠着,想起李白前些日子,一本正经的说无时无刻的不再想她,她还是忍不住害羞的笑起来,这只狐狸就是这样……

    她还记得他那时,一手把她连人带被子搂怀里,另只手迅速抽出她身下的被单……耳朵毛茸茸却掩饰不住的泛红,拿在手里捏着,声音沙哑的对自己说,“我去洗。”接着就手忙脚乱的溜进了厕所。洗完以后就一直低着头,把被子里的自己牢牢抱住,“还疼么……”昭君无言的羞成一团,她自然知道他去洗了什么,被他按揉过的双腿,已经没有那么酸痛,而他的长尾巴从被子外钻进来,蹭着自己的脸,昭君只觉得心底软成一片,羞怯的回答,青莲很温柔。那只狐狸闻言凑过来,啄了她嘴唇一口,“下次就不温柔了。”他紫色的眼睛就像漩涡,幽幽的泛光映着她,昭君学着他的动作,凑过去吻了他的眼,他轻轻的一眨,昭君看着他比自己还长的睫毛,落下来遮住了眼里的情绪,有些不满,就伸手去揉他长长的鬓发,揉的心满意足了感叹,“青莲哪里都很好看。”狐狸顺水推舟,自己扯开还没捂热的衣领,冲她笑得眉眼弯弯,“要再看一遍吗?”昭君羞愤的拿起枕头揍他。

      进了家门,李白猛地回头把昭君抵在门上,“所以现在你就是我的妻子了吗?”昭君愣愣的看着他俯身,在自己肩侧一双耳朵竖的笔直,“是啊……”昭君还想补充点什么,却被他封住了唇,他喃喃自语,“这就够了。”然后轻车熟路的撩开她长裙,摸上她修长的腿,昭君瞬间就慌了。

“青莲?!”李白幽幽的“嗯?”了一声,拖着长长的尾音,却并没有停下动作,昭君慢慢在他怀里瘫软下来,喘息着将他看着,只好轻轻扯扯他的袖口,“不要在这里。”李白应了一声,把她横抱而起,小心放在雪白的被上,与自己相似的蓝紫色长发散漫铺织,长裙凌乱的露出一双笔直的双腿,俯身吻上她苹果一般可口的脸蛋,“吾昭……春宵一刻值千金。”他笑着的尾音,仍是昭君喜欢的模样,昭君有些怨念的仰头,看了看刚刚落日太阳,昏黄的光照在拉起窗帘上的颜色,李白已经亲吻上她的锁骨,昭君抚着他的长发,企图藏起被他逗弄而起的喘息。

“想要小狐狸吗?”混沌之中,昭君恍恍惚惚听见这么一句,下意识的抱紧身上的狐狸,睁眼寻到他含情脉脉的眼睛,“想。”被他吻的喘不过气,却忍不住笑起来,揉着他长发里的耳朵,“我喜欢狐狸。”

后来,当昭君生下她和李白的第二个孩子时,李白牢牢的抱紧她,说够了,你有我明明就够了,不生了我心疼。

end.


评论 ( 4 )
热度 ( 32 )

© 弥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