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入我相思门。(凤白×原设昭君)

凤白×昭君(前期萝莉)私设如山。
养成系(并不是)×日久生情
长度根据人气决定。

(1)
       他睁开眼睛,只看见乌云密布的苍茫云海,落下白雪来,簌簌密密落他眉间,像是……冰冷的泪水。

李白有些晃神,捂着额头爬了起来,撑着的土地也是冰冷的积雪,“你醒了啊。”恍惚之间,有什么破碎的记忆,和声音与雪花,一起无声融化,再无踪迹。李白头疼的站了起来,手里是熟悉的青莲剑,却是……有哪里不一样了呢……像是大梦一场以后,再也记不清梦的内容。

       可是既然是梦的话,不记得又有何妨呢?

(2)
        他在北疆的雪里 ,救下了一个,差点被冻死的小女孩,她在李白点燃的篝火里醒来,满天星斗下她咳嗽着,望见白发苍苍的他,“你是天上的神仙来接……我的吗?”李白摇摇头,“你还活着。”昭君看着篝火对面,席地而坐的男人,忽然就忘了今夕何夕,他的发色与雪月相接,像是逃不出的……风花雪月组织的囚笼。
尚且年幼的昭君一惊,并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这样的想法,她感到怪异,明明是第一次,遇见的人啊……为何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李白有些稀奇,这个小娃娃看他的眼神,从一开始的惊艳,变成一种冥思苦想的表情,这种老成的表情,和那张婴儿肥的脸,一点也不协调,“难不成小姑娘上辈子,见过我嘛?”他伸手捏了把她的脸,触感像什么一触即碎的凝脂,他忍俊不禁的笑起来,却不知一语成箴。

(3)
        李白把她交给了游牧族的夫妻,并没有带她走,小姑娘看上去,也没有多么难过,就是失落的低头,最后像是妥协一样,苦笑了下。李白并没有回头看,他只知道这条路很长,他如今并不打算,带上任何人一起走。

     他如今是,“我不愿也从没想。”
     往后却是“我不是不想,是不能。”
     叫神仙都要叹上一句造化弄人。

(上)end.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