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关于她

元旦快乐鸭!

/

2019年第一天下了雪,她自己去看了,手撑着栏杆,面前是冻结的湖面,小小的脸藏在围巾里,她眨眨眼抖落眉睫上的雪花,呼出的气在周围成为白雾弥漫开,耳机里唱着:

Further in I’ll go, feel the water around my bones,

行得愈远,愈觉无形之力萦绕身旁,

‘Cause it’s got some hold on me,

你身上有种叫我心动的感觉,

Lifting my-myself from this spirit life,

我像是靠着这些给我以支撑,

Come take me, remove it from it...

2019-01-01

冬夏

就当你我已经走过春秋冬夏。

🌸

    夏弥在前面走着,围巾在冷风里飘荡,楚子航看着她的背影,忽然说了话。

她很惊奇的样子,转身回来问他说“为什么呀?”

他一本正经的回答,“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

“所以说我问你为什么想啊!”她不满的瞪他,觉得这个人的死脑筋真是一如既往。

果不其然他回答,“我们很合适……”

夏弥看着他有点词穷的样子,都被气笑了,“算了算了,不为难你了,”她笑着戏谑的看着他,楚子航有点为难的样子,“我是想说……和你在一起很有趣,所有我们在一起,应该会很合适。”

“不会腻么?”楚子航摇摇头很果断,“应该不会,在一起的时间就算是一辈子...

2018-12-07

旦暮(生贺)献给我最爱的女孩

“旦暮”出自《史记·魏公子列传》,意为“短暂的时间”。

🌸

“起床啦起床啦,太阳晒屁股啦!”夏弥破天荒的起床了,甚至神速的洗漱打扮好了,这令楚子航很迷茫。

他慢慢的睁眼正巧夏弥一把拉开窗帘,耀眼的阳光照进来,撒在她被吹起的长发上,温暖的刺目。

他抬手挡了下那光,下一刻夏弥扑上了床,“楚先生今天怎么了?”她凑上前,理了理他的头发,楚子航转头看她,笑起来揉了揉她的头发说,“总感觉自己忘了什么东西。”

夏弥眨了眨眼睛,若有所思的想了会,“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她调侃道,“可你还不老呀。”

“好像也用不着相思。”楚子航无奈的笑起来,抱住了她。夏弥被他的反常搞得有些莫名其...

2018-10-31

如果

0

“好久不见啊。”风里她落下来,笑得像是她身后海面升起的太阳。她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的火焰龙卷,长发在风里起落着,“你还记得我呀。”
那时楚子航并不明白她所说的,他不认识她,可熟悉感像是融入血脉,像是什么东西本应被遗忘的,却只是深藏在习惯。

1

“不能在赖床了,我们的任务……”楚子航说不下去了,他被自己夫人一把搂住脖子按回枕头上。
“知道了知道了,你究竟为啥要定,什么早半小时的闹钟呀!你这是有预谋的犯罪!”她一手搂着楚子航脖子,一手拉起被子盖过脸。

楚子航觉得有点好笑,在一些方面她甚至像个小孩子,虽然那也是他所爱的部分,不过真的很可爱啊。
他想起昨夜他俩一起看的剧,她指着屏幕嚷嚷英国男人低音好...

2018-10-02

有风来

1

楚子航站在门外,低声的喘息着,身边都是白色的虚无。
只有无数的细碎的脚步声,从远而近的向他聚集。
这种压迫感真是让人心脏都为之窒息。
他放慢了呼吸,却感觉到了哪里不对。
他们逃到了最底层,此刻却有风呼啸而来。

海上的风暴么?
他沿着墙角摸索前进,那些脚步声都跟着他走远了。
应该是走上了甲板,那些脚步声已经包围了他,其中一个又发动了那个,依靠不知名语言打开的领域。
火焰将要吞没他,无数的利刃等待分割他。
船在海上颠簸着,凛冽的风声听上去简直要吹破旗幡。

那风吹开了火焰。
楚子航呆呆的站在原地。
他听见了另外一种声音,听起来像某一首歌谣。
某个人也曾为他唱响过,于某个被他遗忘的某时某地。
海潮反复拍打着船只,风...

2018-09-23

从头


*1
楚子航茫茫然的在船上走着,大雾里只有头顶的黄色吊灯晃晃悠悠着光。
他内心还是那个15岁的少年,是看见一个背影才跟了出来。
可什么也没有。只有浪花拍打着船,引擎声轰隆隆作响盖过一切。

他在雾里一个回头看见了那背影。
是很熟悉的感觉,他说不出这种感觉,像是有许多故事的背影。
那个人从影影绰绰的雾里走了出来。
楚子航想叫姐姐。
可那张像是雕像活过来的美丽面孔,狡黠的笑着看他,他下意识把那两个字吞了下去。
那目光太过熟悉,像是潮水一样,闪着脉脉的光。

“你认识我?”他看着她走近,是防备的,可那种连背影看着都熟悉的感觉骗不了人,虽然他什么也不记得,可书上不是说,“世界上有一万个人你一遇见就会一见钟情”么,按言...

2018-09-03

与世俗相爱

虐。

-1

如他所料,楚子航真的要孤身终老的即视感。
每当他想开口劝劝他,楚子航就会从看着某处发呆的状况下回神。
然后他俩就相顾无言了。
毕竟是太多年的朋友,太多话其实大家都明白无法释怀,劝了也没用。

路明非也只好叹口气拍拍他的肩膀,背上行李去下一个目的地。
他俩也是偶尔碰见了。
各自作为首席执行官,奔走于世界各地。

遇见完全是运气了。
楚子航也拿起行装走去下个目的地。
年月悄悄过去。
楚子航养成了一些兴趣爱好。
比如拍照。
不过设施设备有限,他就拿手机拍拍。
发给老妈报平安。
他有了一个秘密。

-2

楚子航妈妈误会楚子航有了女友。
这个误会是怎么产生的呢。
他把拍的水族馆啊摩天轮啊还有猫咪什么的图片,一不小...

2018-08-15

地铁和人海


*1
不知为何,这个商场放着老歌。
这是北京地铁旁边的一个地下商场。
它本身就很老了吧,它老式的立式音响唱着:

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
……未来有一个人在等待,
……爱要拐几个弯才来,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
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
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

拥挤的地下铁,有人哼着这首歌,与他擦肩而过上了地铁。
楚子航恍惚了一下,擦肩而过的一瞬间,他看见她的长发,感受到雨后植物的气息……所有的一切,转瞬即逝。
他跟上了地铁。
地铁挤的密不透风,他东张西望,他左顾右盼。
哪里都没有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他觉得自己不太对劲。
这是几号线,即将去往哪里?目的地又是哪?他什么也不知道,什么功课都没来得及思考。

*2
这是...

2018-08-07
1 / 3

© 弥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