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旦暮(生贺)献给我最爱的女孩

“旦暮”出自《史记·魏公子列传》,意为“短暂的时间”。

🌸

“起床啦起床啦,太阳晒屁股啦!”夏弥破天荒的起床了,甚至神速的洗漱打扮好了,这令楚子航很迷茫。

他慢慢的睁眼正巧夏弥一把拉开窗帘,耀眼的阳光照进来,撒在她被吹起的长发上,温暖的刺目。

他抬手挡了下那光,下一刻夏弥扑上了床,“楚先生今天怎么了?”她凑上前,理了理他的头发,楚子航转头看她,笑起来揉了揉她的头发说,“总感觉自己忘了什么东西。”

夏弥眨了眨眼睛,若有所思的想了会,“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她调侃道,“可你还不老呀。”

“好像也用不着相思。”楚子航无奈的笑起来,抱住了她。夏弥被他的反常搞得有些莫名其...

2018-10-31

如果

0

“好久不见啊。”风里她落下来,笑得像是她身后海面升起的太阳。她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的火焰龙卷,长发在风里起落着,“你还记得我呀。”
那时楚子航并不明白她所说的,他不认识她,可熟悉感像是融入血脉,像是什么东西本应被遗忘的,却只是深藏在习惯。

1

“不能在赖床了,我们的任务……”楚子航说不下去了,他被自己夫人一把搂住脖子按回枕头上。
“知道了知道了,你究竟为啥要定,什么早半小时的闹钟呀!你这是有预谋的犯罪!”她一手搂着楚子航脖子,一手拉起被子盖过脸。

楚子航觉得有点好笑,在一些方面她甚至像个小孩子,虽然那也是他所爱的部分,不过真的很可爱啊。
他想起昨夜他俩一起看的剧,她指着屏幕嚷嚷英国男人低音好...

2018-10-02

有风来

1

楚子航站在门外,低声的喘息着,身边都是白色的虚无。
只有无数的细碎的脚步声,从远而近的向他聚集。
这种压迫感真是让人心脏都为之窒息。
他放慢了呼吸,却感觉到了哪里不对。
他们逃到了最底层,此刻却有风呼啸而来。

海上的风暴么?
他沿着墙角摸索前进,那些脚步声都跟着他走远了。
应该是走上了甲板,那些脚步声已经包围了他,其中一个又发动了那个,依靠不知名语言打开的领域。
火焰将要吞没他,无数的利刃等待分割他。
船在海上颠簸着,凛冽的风声听上去简直要吹破旗幡。

那风吹开了火焰。
楚子航呆呆的站在原地。
他听见了另外一种声音,听起来像某一首歌谣。
某个人也曾为他唱响过,于某个被他遗忘的某时某地。
海潮反复拍打着船只,风...

2018-09-23

从头


*1
楚子航茫茫然的在船上走着,大雾里只有头顶的黄色吊灯晃晃悠悠着光。
他内心还是那个15岁的少年,是看见一个背影才跟了出来。
可什么也没有。只有浪花拍打着船,引擎声轰隆隆作响盖过一切。

他在雾里一个回头看见了那背影。
是很熟悉的感觉,他说不出这种感觉,像是有许多故事的背影。
那个人从影影绰绰的雾里走了出来。
楚子航想叫姐姐。
可那张像是雕像活过来的美丽面孔,狡黠的笑着看他,他下意识把那两个字吞了下去。
那目光太过熟悉,像是潮水一样,闪着脉脉的光。

“你认识我?”他看着她走近,是防备的,可那种连背影看着都熟悉的感觉骗不了人,虽然他什么也不记得,可书上不是说,“世界上有一万个人你一遇见就会一见钟情”么,按言...

2018-09-03

与世俗相爱

虐。

-1

如他所料,楚子航真的要孤身终老的即视感。
每当他想开口劝劝他,楚子航就会从看着某处发呆的状况下回神。
然后他俩就相顾无言了。
毕竟是太多年的朋友,太多话其实大家都明白无法释怀,劝了也没用。

路明非也只好叹口气拍拍他的肩膀,背上行李去下一个目的地。
他俩也是偶尔碰见了。
各自作为首席执行官,奔走于世界各地。

遇见完全是运气了。
楚子航也拿起行装走去下个目的地。
年月悄悄过去。
楚子航养成了一些兴趣爱好。
比如拍照。
不过设施设备有限,他就拿手机拍拍。
发给老妈报平安。
他有了一个秘密。

-2

楚子航妈妈误会楚子航有了女友。
这个误会是怎么产生的呢。
他把拍的水族馆啊摩天轮啊还有猫咪什么的图片,一不小...

2018-08-15

地铁和人海


*1
不知为何,这个商场放着老歌。
这是北京地铁旁边的一个地下商场。
它本身就很老了吧,它老式的立式音响唱着:

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
……未来有一个人在等待,
……爱要拐几个弯才来,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
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
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

拥挤的地下铁,有人哼着这首歌,与他擦肩而过上了地铁。
楚子航恍惚了一下,擦肩而过的一瞬间,他看见她的长发,感受到雨后植物的气息……所有的一切,转瞬即逝。
他跟上了地铁。
地铁挤的密不透风,他东张西望,他左顾右盼。
哪里都没有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他觉得自己不太对劲。
这是几号线,即将去往哪里?目的地又是哪?他什么也不知道,什么功课都没来得及思考。

*2
这是...

2018-08-07

lemon

脑洞扩写

もうあなたから愛されることも,
你已经不会再爱我,
必要とされることもない,
也不再需要我,
そして私はこうして一人ぼっちで,
于是乎我就这样孤零零一人。
……
ぎゅっと手を握っていて,
请紧紧握住我的手,
あなたと二人 続くと言って,
快说要跟你两人一起走下去,
繋いだその手は温かくて,
十指相扣的手暖乎乎的,
優しかった,
相当温柔。

……

ぎゅっと そう思いっきり,
请尽情地将我抱紧吧,
あなたの腕の中にいたい,
我想跳进你的臂弯中,
二人でおでこをあわせながら,
你我两人相互贴着额头,
眠るの,迈入梦乡,
あなたの温もりが消えちゃう前に,
趁着你的温存尚未消逝之前,
抱きしめて,请紧拥我。

他发疯似的飞奔起...

2018-07-18
1 / 3

© 弥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