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

龙族:楚夏 恺诺
fate:金剑 弓凛
野良神:夜日
不吃BL,bg甜文患者
后妈本质,涉猎广泛

霜色(3)完结

狐白×魔昭

/

I've been building towers,

我开始建起了高塔,

Towers make my laugh,高塔让我发笑,

I've got my own snowflakes,

我得到了我自己第一片雪花,

They will never fall,他们将永远不会掉落,'

Cause I've got my towers,

因为我把它放进了我的高塔,

I'm still living in this house together with my towers,

因为我的生活中只有和高塔一起度过的时光。

Frida Sundemo/...

2018-12-30

余生

瑜乔原皮现言

微策乔(大乔)

平行世界

☔️

下了地铁,小乔一看天已经黑了华灯初上,有微微的雨打在脸上,凉凉的夹杂着初冬的气息,风吹拂而过也带着些许的寒,耳机里响着歌,和马路上的车水马龙交相辉映,风大了起来也许要下大雨了,这个城市只会越来越冷。

歌从温柔的唱到安静的,说是:

在没风的地方找太阳,在你冷的地方做暖阳,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也是你,荣华是你,心底温柔是你,目光所致,也是你。

是温柔低沉的男音,像是深情脉脉的私语,其实小乔并不喜欢低音,这是出差在外的周瑜分享给她的,她孤零零的听着歌下班走路发着呆,风声歌声呼啸而过,手机振动了一下,是周瑜的消息,问她工作怎么...

2018-11-16

你是笨蛋么(白昭现言)

推荐BGM:  Time Decides

原皮

不甜不要钱

*

说来大家都不信,我和我先生别人瞧来天生一对,但因为他是个傻子的关系,导致毕业了我俩都没能在一起,后来在一起了我问他,怎么又想起我来了,他当时笑得可傻了,说看了本书,说不想把遗憾带到坟墓里,我可感动了,你想想看啊一个大雪天,你心上人风尘仆仆的来拥抱你。

我那时手上捧着刚买的红薯,热气里他气喘吁吁的模样,让我觉得他就是求婚,我都会鬼迷心窍的答应,但是我也记得很清楚他考到了上海,他是怎么看到了那本书,忽然就被触动了,买了最快的高铁票,一路飞奔向我的呢。

他抱完我就喘着气可怜巴巴的说,“昭君,和我在一起吧。”我当时就

2018-11-01

参商(完结)

三更梦醒,你是檐上落下的月。

1

“不羡天上仙,但求红尘醉一场。”
他的酒壶落下去,砸在地上碎成几片,酒水流淌而过,沾湿了她的裙角。
她才因为那酒,抬眼看到了他。
李白笑起来,不知何故的笑起来。
但你见了世上难得一见的存在,总该有个见证。

就像他初来长安,见了高耸入云的城楼,他恰巧饮尽了那壶酒,随手一抛,挥剑在楼阙刻下“欲上青天揽明月”以后,他就笑,笑的车水马龙的城门口大家都停下来瞧他。
笑到守城的士兵带来了他们的长官,要带走他。
他仍是在笑,因他心底约莫看到了未来的影子。
这座陌生的城池,即将成为他的长安。

那长官听不下去了,拿看疯子的表情看他。
但是城门上那深深的剑痕,又好像预示着...

2018-08-28

迟到

七夕迟到文
歌昭×狐白
hp

王昭君和狐狸冷战了。
准确的说,因为工作原因昭君没能答应他的约。
而这个约也是李白临时想起来的,七夕一聚。
很不幸这个突如其来的约会,被七夕歌会打搅了。
王昭君在歌会准备前期,在幕布后偷偷看着台下一对对情侣,表情像吃了屎味的狗粮。她叹了口气,果然李白没来,他真还在生气啊。
可这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她有点走神,她想他了,想见他。
台下的喧嚣过去,她的歌会顺利谢幕,她总算松了口气。
观众都散场了,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收尾工作了。
她用红绒的幕布把自己裹成一个茧。
插着耳机听单曲循环。

有人隔着那几层布抱住了她。
王昭君带着耳机没能听见,他说了什么。
李白放开她,把昭君从那个茧里面...

2018-08-18

风花雪月不肯等人

现言,狐白×歌昭
前文背景见链接
可单独看不影响
*
风花雪月不肯等人,要献就献吻。

1
“醉了,你不要招惹我。”躺在沙发上的李白嘟嘟囔囔。
他喝了现代的一堆高度数白酒,王昭君回来时,他已经醉的不行,桌子上七倒八歪放着白酒瓶子。
王昭君没告诉他,古代的那些酒和现代度数差太多了,就算以前千杯不醉……她数了数瓶子,哪有人一下喝这么多瓶?
她蹲在沙发前看他,她回来时候他就躺在这了,她拿了毛巾给他,被他握住手这样提醒了。

什么叫招惹他?
明明就被我一直照顾着,对现代的一切一知半解也就算了,醉倒了被照顾还要闹脾气么?
她看着那张好看的睡脸,他皱着眉升起一只胳膊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哼,我就招惹你怎么啦?王昭君在...

2018-08-07

甲子

狐白×魔昭

(18×)

“你疯了。”她对着镜子里血肉模糊的自己说。“我没有……没有。”
一个被岁月折磨,渐渐不成人型的魔女。
捡到了一只狐狸崽。
渐渐互相治愈的故事。
“不要怕,岁岁年年往后有我。”
“你也会死。”
“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是绝对,害怕失去,才更要珍惜眼前。”
“即使不是死亡,也会有背叛,谎言……分崩离析。”
“如果我们迎来那样的结局,我愿把这条命还给你。”

“可是为什么?……明明我的遗憾只剩下不能死。”她崩溃的嘶吼起来,“你却要,教我去爱上活着?”
“你明明只是我捡回来的而已。”她口不择言的继续说,“却要来干预我的生死?”'
“以前大概是的,但明明你我已经是,对方生活里...

2018-03-27
1 / 11

© 弥鹿 | Powered by LOFTER